童年记忆的文章


  
  篇一:童年记忆之无聊雨季
  小的时候就是怕下雨!而且那个时侯雨水特别多,特别是春、秋两季,一下雨就是十几二十天,因为没有雨鞋和雨衣,一下雨也不能出去玩,只好呆在家里。家里唯一的电器就是一台红灯牌收音机!那是爸爸的心爱,平时是无人敢动的!哪怕是我。家里的地方有限,没有什么可以玩的东西,所以我很烦,总是无端地找一点麻烦来打发时间!可是时间一长往往带来的就是一顿斥责和两粒“板栗”!头上立即就会出现两个像小山峰似的包包,因为我把姐姐惹哭了,碗打碎了,扯断了奶奶纺车上的线……!总之我特烦!每次这个时候我就恨老天为什么总是下雨,如果是晴天那该是多好啊!
  有的时候我也很乖,坐在“猴子板凳”上看着奶奶纺线,听着奶奶跟我说那些久远的故事,那个时候我认为奶奶是天底下最勤劳最聪明的人!奶奶不仅能纺线,还能绣花,而且我记得奶奶在空闲的时候总是被那些比较富裕的人家请去给他们家做衣服、做虎头鞋、绣龙凤枕头。做这些的时候不仅能管饭而且也能赚回一些钱,有时也会给同等的物品,虽然很少,但是在那个物质非常匮乏的时代是非常可观的!我就是搞不懂奶奶那么粗糙的手怎么能绣出那么逼真的花花草草和我叫不出名字的动物!
  记得有一次也是下了好几天的雨,奶奶看我实在是无聊之极,就很神秘地对我说:“孙子啊,你想明天出大日头吗?奶奶有办法!”我一听开心的不得了,连声说想、想!于是奶奶就拿出她那把“出差”时才用的小剪刀,再拿一张纸,对叠之后就开始剪纸了,很快奶奶就剪出两个光头的小人来,而且是头对着头。奶奶告诉我把这两个头对着头的小人贴在大门上,再用洗衣用的棒槌对着它们轻轻地敲,并且嘴里还要不停地念叨:“秃头对秃头,棒槌打你慢慢悠,如若明天不出大日头,打你头!打你头!”天就会放晴的!我兴奋地照着奶奶教我的方法敲打着小人,嘴里念着奶奶教我的口诀,一遍、两遍。不停地敲打下去!一天就这样过去了,嗨!有时真的第二天就不下雨了,第三天就出大太阳了!奶奶真的太神了!并非每次都很灵的,当我没有耐心再敲打下去的时候,奶奶就对我说,我的心不诚!心不在焉!自然不会出太阳了!要有耐心!要心存希望!我不记得自己是否真的心诚了,反正我记得从那次之后,只要我自己认为我是虔诚的,天就一定会放晴!哪怕是在我连续敲打了四天之后!
  直到现在我有时回想起那段时光时,我都非常感谢我的奶奶,她告诉了一个让我受益一生的真理:做任何事都不能半途而废!只要心存希望,坚持下去,毕竟会迎来阳光灿烂的明天!
  
  篇二:童年记忆之一件囧事
  小的时候,总是觉得很冷!那是因为没有足够可以御寒的衣服。
  大凡父母在六十五岁以上年龄的孩子都会和我一样“孩满为患”,除了他的父母是吃皇粮的!虽然我在家是老么,爷爷奶奶包括父母都痛爱有加,但我还是逃不掉“新老大,旧老二,缝缝补补是老三”之囧境,到我是老五的时候,很难想象在我身上还有什么!夏天倒是好过,一直光着屁屁,不知羞耻地到处乱跑,都十二岁了,现在想起身上都起鸡皮疙瘩!真的很囧!
  到深秋的时候就觉得有点冷了,“冷不择衣”!谁的衣服都拿来穿,虽然还光着脚,身上有了衣服也不觉得冷了,尽管上下只有那么一件,即使是到了大雪纷飞的三九天,也只穿一条裤子!而且还是开裆裤!(十二岁以后就没有再穿了,我保证是真的)弄得我整个屁屁都生了冻疮,小鸡鸡也冷得缩进了肚子里,就像是个鸳鸯人……唉!不说了。
  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发生一件让我现在一想起都不敢下楼去见人的事!还是因为衣服的事,因为只有两条裤子,来回换洗,难免会有连阴雨的时候,也就没得多余裤子可以换了,不知怎么我就穿了母亲的裤子去上学了,要知道母亲的裤子是斜裤衩的,开口在口袋的一侧!而且是用扣子来做固定的。如果不是上厕所,别人是很难发现的,头几天我都小心翼翼,都是等厕所没有人的时候才去方便,一直也没有人发现我的秘密,时间一久我自己就忘了,有一天下课时我随着大部队说笑着去上厕所,而且是猴急!边和同学说话边去解裤子,当我用手在前面上下摸索的时候,一下子惊呆了,是母亲的裤子!怎么办?我一下子蒙了,听到其他同学都在快活地享受着释放的快感时,我却蒙在那里,脸涨得通红,不是尿憋的哦!“哎,你干嘛?赶快小便啊!还要等你打乒乓球呢!”我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头脑一片空白!“啊哟!默!穿你妈妈的裤子!哈哈。”我这才知道他撩开了我的上衣!我不记得我是怎么离开厕所的,也不记得是否向老师请了假,反正我在家睡了两天两夜!最后还是老师和那位发现“新大陆”的同学一起到我家开导了我很久,而且他也向我赔礼了,我才去上了学的。
  那一年的冬天是最漫长的!也是最寒冷的!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度过来的!那一年我十四岁了!
  
  篇三:童年记忆之馋
  小的时候,总是觉得很饿!那是因为没有可以让我吃饱的东西。
  虽然是70年代生人,应该来说日子会逐渐好转,但是留在我的记忆中还是一个字“饿”!因为我也经历了“十年浩劫”中的后六年!这是近代史上最灰暗的日子,也是执政党最值得载入史册的耻辱!后人应永远铭记那十年!
  80年分到户的时候,我才10岁,虽然各家都有属于自己的田地,但因各项基础设施都还处于原始状态下的农村,种庄稼也就纯粹靠天的恩赐,往往全家辛苦了一年,到头来也是颗粒无收!一场洪水与连续二个月无雨,也就足够让一家人绝种!逃荒者如八十年代的“盲流”。我家虽然也和其他家庭一样,但是我们没有因此而离开那片滋养我祖祖辈辈的土地,尽管是那么的贫瘠!
  “饿”的记忆是那么的深刻!以至于到现在我吃饭时,碗里还是不会留下一粒饭,女儿也总是怕我那句“粒粒皆辛苦”的口头禅,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是永远感受不到那种记忆是多么的刻骨铭心!饿啊!……饿。(散文网- www.sanwen.org.cn)
  整个童年我好像都是在寻找着食物,哪怕是一个茅草根!也不放过,每时每刻都在寻找着可以吃的东西。春天,刚刚只有黄豆大小的毛桃;夏天,池塘里带刺的荷叶茎;秋天,田埂边没有被和我一样好吃的人光顾到的干山楂;冬天,一把雪也可以充饥!……
  小的时候总是盼着家里来客人,也盼着和奶奶一起去亲戚家做客,尽管每家都一样,但是淳朴的农村人还是非常好客的!把平时自己家人舍不得吃的东西全拿出来招待客人,虽然那时相互走动的非常少,但必要时还是要去的。有一次,我盼了半年的愿望终于在某一天实现了!家里来客人了!如果是平时的话我是不会在家呆的。那一天我就像快乐的天使在堂屋和厨房之间来回跳跃,总是不停地问奶奶我们何时吃饭?那一天我不知说了多少废话,我敢保证我今生所有的废话都在那一天说完了!所以我现在说话非常干脆!终于等到吃饭的时候,我不记得当时餐桌上放了几样小菜,我只记得一样!一小盘盐鸭!唯一的荤菜!留了大概有五个月之久!让我不知问了多少次怎么不吃的盐鸭!留了我不知道多少哈拉的盐鸭!终于在那一天摆在我的面前!它离我是那么近!近得让我已经感受到我咀嚼它的快感;它是那么香!香得让我闻着它的味道就能吃上三大碗饭!我是最后一个上桌捡菜的,我前面还有四个人呢,那天我是出奇的乖巧、懂事!为的是好让我出其不意地迅速地捡起一块盐鸭就跑!因为奶奶始终告诫我们:“家里吃了烂阳沟!外人吃了传扬州!”尽管我很小,但是我知道其中的意思!我甚至设计好了逃跑的路线,而且,那时奶奶是当家的,就算我的父母如果没有在奶奶的示意下是不可以随便吃菜的!我记得我的计划实现了!而且也是顺利地脱险,尽管后来我遭到父亲的“竹板炒肉丝”!尽管我在家是最小的儿子!尽管奶奶非常疼我!原因是我不仅吃了应该留给客人吃的唯一的留了近半年的荤菜——盐鸭!而且我还捡了两块!但是留在我记忆深处的并不是皮开肉绽!而是狼吞虎咽的快感!
  我闭着双眼,听着女儿在吃着我下班时特地给她买的“肯德基”,还不时地说好像没有上次买得好吃时,不禁泪流满面!
  
  篇四:童年记忆之夏夜
  小的时候,总是觉得很热!那是因为没有风扇和空调。
  记得夏天的时候,我总是早早的洗好澡,躺在竹床上,虽然竹床很破,以至于躺在上面经常会被它夹住皮肤,很痛!但却是很凉爽,奶奶说竹床年代越久越越好。奶奶总是把竹床擦的很亮很亮,唯有我可以睡在上面,因为我是她的小孙子!特别受到宠爱,为此我总是欺负比我大得多的哥哥和姐姐,现在想起都觉得很幸福!
  那个时候总是觉得夏天很热!也许是没有风扇,更不要说空调了,家里如果买了几把蒲扇就算是富裕的了,所以每家吃过晚饭之后都出来纳凉,非常热闹!每天上晚的时候总是没有风,树叶一动不动,就像是钉在那里一样!因为我很调皮,尽管洗好了澡,还是满身是汗!奶奶一边用蒲扇给我扇风,一边用她那像是树皮的手在我后背上来回抚摸,尽管我觉得粗糙,但是很舒服,每次都是在这样的抚摸下沉沉入睡。有的时候因为太热,总是睡不着,奶奶不厌其烦地告诉我马上就有风了,因为风婆婆也吃好晚饭要出来了,我很虔诚地看着奶奶,似懂非懂,我也说不清楚当时的心情,就是觉得奶奶本领很大,夏天的晚上总是在没有风的情况下,在她喃喃自语中渐渐的就有风了,而且越来越大!我到现在都记得奶奶唤风的口语!已经三十年过去了,我任然记忆犹新!以至于我经常一个人站在阳台上看着夏夜繁星点点,回想起奶奶没有曲谱的歌唱,情不自禁地吟唱起来!“风婆婆,放风来;拿根线,扎口袋;扎得紧,一路滚;扎得松,一路风!风在天上转一转,地上把人唤一唤;哦……呵,哦……呵;风来了!风来了!”
  女儿在我唤风的时候,总是跟她妈妈说,爸爸又有点不正常了!可是我唤得就是没有奶奶灵验!唤了好久树叶还是一动不动!也许我是不够虔诚吧?
  在这繁华的夏夜再也听不到奶奶唤风的声音,也听不到夜蝉的鸣叫,更看不到繁星点点!因为人们再也不需要躺在破旧的竹床上看着空洞的天空,想着何时有风!
  夏天又过去了,思念长存!奶奶!
  
  篇五:童年记忆之放马
  记忆里很多值得怀念的东西,一直想用笔把它串录起来,闲下来的时候好细细的咀嚼品味。每想起一件趣事,心里都有一种仿若昨天的感觉。
  我生长在乡村,是闻着乡村泥土的气息长大的孩子,对于乡村的雨,乡村的风,乡村的太阳,对于乡村的一切,都有一种割不断的情愫。
  我童年生活的时代,处在上个世纪政治比较红火的时期,农村是大集体的体制,实行的是工分制。每年的暑假,生产队都会把集体喂养的牲口分到各家各户,由小孩子放养,可以赚到一个最高劳动力一样的工分。这对于大人而言,既补贴了家用,又管着了小孩,所以每年的这个时候,每家都希望能给自家孩子讨一个放牲口的差事。大概母亲是生产队干部的缘由吧,每年此时的我,都可以得到这样一个机会。整个暑假,我便为此忙碌而兴奋。
  记得有一年夏天我家分到了一匹棕色的性情比较温和的马,我把它身上的棕毛梳理得光亮光亮的,每天天不亮就牵着它到有水的水渠边吃水草,刚开始手握着缰绳不敢松手,怕一个不留神马会跑掉。马是很通人性的,一段时间后就有了默契,它很善解人意,我可以吹口哨来指挥它的行动,有时把绳子盘在马脖子上,任其自由,我可以找个阴凉的地方,和其他小朋友玩耍,下下方(乡间的一种棋子游戏,在地上画上方格格,用树棍儿或小石子做棋子进行对弈)你来我往全神贯注地拼杀。爬爬树看谁上的最高,要么躺下睡上一觉。到了该回家吃饭的时候,几声口哨,我的马儿就会顺着声音来到跟前,然后抚摸马头,轻轻地拍几下,它便乖乖地跟着我走,
  一次,我试摸着和他亲近,先把它身上的毛梳理一遍,再拍拍它的背,然后翻身跨了上去,马儿猛地一惊,好像不太情愿,也不温顺了,四蹄猛跳,一个不小心,便被它甩了下来,好在是泥土地,没有受伤,却也满身的肌肉疼痛。马儿嘶鸣一声,站在那看着我,好像不知所措,我小性子也来了劲,抓着缰绳,把它拴在一棵树上,想好好的教训教训它。刚好一个大人路过制止了我,没闹出什么乱子来。没能骑上,心有不甘。当时刚刚看过电影《侦察兵》,有一段主人公郭锐带领侦察兵骑马的镜头,那种英武神气劲给了我很深的印象,征服马的欲望非常强烈。一天我把马牵到一块旱化地,因为地里没庄稼,土地被翻开晾晒,马跑不起来,掉下来又摔不着人。有了上次的教训,这次,翻身上马后,一手紧抓马鬃,一手把握平衡,两腿使劲的夹着马身子,任凭马儿前跳后踢,贴着马身,死死抱着不放,几次掉下来几次又跨上去,慢慢的,马儿停了下来,累的我浑身脱了虚似的,马被我降服了。
  骑上马很是威风,越骑马技越娴熟,有次,正在放马的我,看见官路上一辆汽车路过,颠簸起伏的呜呜地往前开,那时的官路还是土砖渣修建的,坑坑洼洼的,汽车在路上也跑不快,一股黑烟一股黑烟的往外喷,我玩性大增,也不知道危不危险,拉起正在吃草的马,骑上去,猛拍马腚,我的棕色大马放开四蹄,箭一样地向汽车追去,我要和汽车比一比谁跑得快,马儿奔跑起来后是比较平稳的,但是速度很快,耳旁的风声嗖嗖的,很是刺激,当追到和汽车平行时,吓得开车的司机,探出头来直骂,我扭头朝司机做了个鬼脸,再照马腚上来一巴掌,骂声被远远地隔在了身后。这件事被当时的小朋友们津津乐道,视我为英雄,倒也有一种飘忽的感觉。
  有了以马代步,接下来不单单是放养,还要溜马,放养的地点越来越远,骑着马来回的跑,玩起来有时不着边际。有一次来到一片果园,枝头结满了金黄的香蕉梨,很是诱人,偷摘了一个,非常好吃,为了满足虚荣心,要多摘一些,拿回去分给小伙伴,以得到小伙伴们的赞美。于是把身上的裤子脱下来,挽着两个裤腿,把摘的果子从裤腰里放进去,完后往马背上一耷拉,即使看果园的人发现,只要快马一鞭,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而后趾高气扬了好一阵子。
  暑期生活很快的结束了,我放养的马,膘肥体壮,上交生产队的时候,还会受到队长的表扬,虽说放马的过程现在看来有些太出格,但也是性情使然,那时乡下的孩子,还没太多的规矩,基本上是自生自灭式的成长过程,这也正是乡下孩子快乐的所在。是现代城里的孩子难以体会和想象的。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联系,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万创散文网 » 童年记忆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