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水乡的文章


  
  篇一:梦里水乡
  北方的乡村,初春天气,依然显得那么萧索。轻雾一样淡淡的鹅黄,是片片亮斑,镶嵌在灰蒙蒙的天空里——小河细瘦,多么像她那还被碎花布棉袄束缚着的青春,尚未完全发育。河边,那棵歪脖子大柳树下,他和她伫立,像一幅充满了空濛忧伤的水墨画。这忧伤是轻一盈的,甚至也是明丽的,暗含一着丝丝缕缕的骚动与期待——可究竟期待着什么呢?两个人谁也说不清楚。也许,那只不过是一个遥远而飘忽的未来。
  他说,我要出去看一看闯一闯了。
  她说,也好。我等你。你,肯定还会回来吧?
  他说,一定。可谁知道呢,谁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于是,她轻声哼唱起来:春天的黄昏,请你陪我到梦中的水乡;让挥动的手,在薄雾中飘荡;不要惊醒杨柳岸,那些缠一绵的往事,化作一缕轻烟,已消失在远方······
  这是最流行的旋律了。她感到嗓子里有些瘙痒,眼光迷一离起来。
  他初春去,晚秋回来。其中还间隔着六年半的时光。可以确定,青春在这期间已经盛放过了,岁月留下了刻痕,同时,又似乎只是轻轻一挥,就抹掉了一切。归来,他也只不过是个潦倒的旅人。他没有在村子里找到她。他在那棵衰老的大柳树下久久徘徊。毕竟,六年啊——对于转瞬即逝的青春,是不是太过漫长了?他想。
  她去了哪里?没有人能给出答案。
  经过了太多的跋涉,他知道这个世界是如此广阔——人海茫茫,他打消了再次出去寻找她的念头。他开始安于等待。他尝试着接受命运的安排,做一个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人。他知道等待也将是一场跋涉,漫无边际,令人疲累不堪。
  又到麦黄时节,他把镰刀磨得风快。这时,他已经像一个谙熟的老农,明白了“麦熟一晌”的道理。他在静静地等待,等待着夏日的熏风掀起麦浪,像抖动鏊子上的煎饼一样,瞬间催熟。这已经是他收获的第六茬麦子了。
  黄昏,他戴草帽,穿大裤衩,打着赤膊,站在麦田边上,如一尊雕塑,凭风而立。他一搓一捻着一棵麦穗,放在嘴边轻轻一吹,把那些沉淀下来的汁液饱满的麦粒扣入嘴中,咀嚼着。这时候,晚风带来了青草和黄杏的味道。
  一个红色的身影,在村道上摇曳而来。像什么呢?哦,是一簇微风中的小火苗。他的心里疼了一下,抖抖地跳动。
  终于,他们四手相牵,四目凝望。
  他说,红荷,我终于等到了你!
  她说,夏林,我终于找到了你!
  他说,六年了,你都去了哪里?
  她说,就是歌里唱的那种地方啊,就是周庄啊,你呢?都过去两个六年了哪!
  他说,我也是呵,我也是啊!
  她说,可我做了不该做的事情,你能原谅我吗?
  他说,我们年轻,难免犯错。一切只不过是为了一个梦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你说呢?
  于是,她笑了,如此轻一盈,如此纯净,一如十二年前的忧伤——那样明媚。她再次轻轻哼唱起来:暖暖的午后,闪过一片粉一红的衣裳,谁也载不走那扇古老的窗,玲珑少年在岸上,守候一生的时光,为何没能做个你盼望的新娘······
  唱着,唱着,盛夏如期而至。红荷灼灼,夏林茂密。在一场农村简朴而喜庆的婚礼上,她成了他的新娘。新婚之夜,月华如水,蛙声齐唱。她和他详细讲起了自己的经历,他也是。他们彼此坦白,互相理解。他说,忘了吧,都忘了吧,那只不过是一场梦。她说,我忘不了啊,忘不了在水乡的那些夜晚,忘不了灯光在古镇的水波上流转,一漾一漾的,多么像满河的碎金子啊!
  她就这么倾诉一阵,哼唱一阵,又哭泣一阵,直到在他的臂弯里安稳睡去。梦中,她和他都老了,他驼背,她头白,他们手牵着手,在水乡周庄漫步,徜徉。夜晚的周庄是多么温婉,清爽,橹声吱呀,水响哗啦,一串串红灯笼在水波中盛开,艳若红荷——她恍惚看见,那不正是自己做新娘的容颜倒影吗?
  也许,他们都把青春一揉一碎在梦里水乡——那静水深流中了。
  
  篇二:梦里水乡——乌镇
  少年时,人总有一个梦,烟雨朦胧的江南小巷里,一把油纸伞,撑伞的人穿过小巷,走上桥头,再伫立船头,一抹倩丽的身影,在水乡飘然游移飘。…化作庭阁窗前的画,凝入诗人心中的诗。一步一步,定格成江南最美的画卷。
  繁复了年华,错落了经纬。
  江南是水做的,乌镇就是一副飘逸的绢丝水墨画:小桥、流水、人家。成全了它所有的诗情画意。
  水乡的桥是水乡的眼,从桥眼望过去,那幅图就叫江南。(散文网- www.sanwen.org.cn)
  河是水乡的街,百步一桥,四周依河筑屋,临河水阁,飞檐临波,一派古朴、明洁的幽静。
  诗书是水乡的风骨,多少风流才子在此驻足流连,酬唱诗文。
  坐在乌篷船里,飘渺行舟如叶般游曳在水乡,心就这样柔软了。
  江南的灰瓦白墙总带有些许忧郁的气质。江南水乡的宅院的情致大多不在门脸而在内里,内廷深院,画影斑驳。
  雨天,坐在临水轩窗里,雨做的门帘,雨线落在水里,远处就是依稀的桥影,雾雨烟岚,景画难分。如卞之琳《断章》那般,烟雾深锁渺弥间。
  放一盏河灯,莲台灼灼,烛光摇曳,仿若化入电影《青蛇》里,白素贞化身成人第一眼看到许仙在水阁书屋里教书,漫天飞花,诗意画然,从此深情一世……
  夜色沉沉,一弯新月,挂起一片愁思,挂一弯淡淡的思念,想起那一年在此的大学毕业游,多添了许多离愁别绪。月光洒在水乡的窗户上,照下一地的思念,披上浅浅的月色,轻叩青石小路,坐在楼台水榭闲来看月,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那样的夜又是一个江南庭院的梦。
  倚楼听风雨,淡看江湖事,多少吴越往事入梦来。这里是戏文最通俗的民间,昭明太子从师读书,小白菜沉冤得雪,矛盾和他夫人比邻而居的青梅竹马的情谊在这里一代一代传唱着。
  尝尝微咸的姑嫂饼,带着糯米酒的微醺,洇染在拷花蓝布般青花瓷的等烟雨的心情里,融化在水乡里,一切如梦似幻,真假难辨。
  夜里,红灯笼映照着水乡,照亮了梦,听着昆曲吴侬软语的调子从夜里飘来,人已微醉。还有什么,比化作水乡人,永远做水乡的梦更好呢。梦里,是谁说:来过就不曾离开…如此贴切…
  
  篇三:陪君听一曲梦里水乡
  江南美景似天堂,一江春水一波流,花红似霞水面漂,青烟飘飘若彩云。突闻笛声入耳畔,一曲梦里水乡,触景心起相思情,醉入梦中与君共舞。
  烟柳江边岸,花红草绿青,蝶舞花飞香,虫鸣鸟雀声,伊人守岸边,触景伤真情。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豆是相思情,情寄相思豆,请君入梦来,与君翩翩飞。
  青山荡漾水面上,群山围绕好风光,水碧鱼游恰清闲,放声歌唱波轻漾,余音绕回千百里。请君进入良人梦,梦里是江南水乡,岸边风吹杨柳花,鸳鸯双双遨于水,风扶脸庞心甜甜。
  楼台烟雨迷蒙蒙,景物缥缈似仙境。登楼入阁赏风光,与君举杯共饮酒。花叶香草满飞飘,心与君齐共舞。心溢满喜悦之情,独忘自我醉于心。
  雨过天晴薄雾散,夕阳西下景迷人醉。落霞轻吻天边云,蝶吻花心在雌蕊,与君携手走一遭,一切皆如痴如醉。景依人情系景,心花怒放喜容颜。
  笛音尽梦已绕回,恰似清梦一场醉,君不在伊人眼前,心又起相思难奈。一曲梦里水乡一曲梦,梦魂萦绕缠绵无休止,梦醒又回到原点处,情又难伤思又难奈,不知何年何月是终数。
  一江春水向东流,过往时光不复返,曾与君情甜似蜜,如今天涯两路各茫茫。良人唤不回曾经梦,只有触景生情睹物思人,愿陪君听一曲梦里水乡,醉入梦中永不醒。
  人生在世短短数十载,思念却是无绝期,缘聚缘散恍若一场梦,来无影去无踪犹如梦寐一般。千回百饶一切又回到原点,什么都没留下,只剩人走楼空后的凄凉与落寞。当初赤裸裸来,如今赤裸裸离去,两袖清风什么都不剩,一切又回归原点,这就是所谓的原点即是起点,起点即是原点。
  如今不知君在何方,这相思豆此乃人间最相思之物,种下一棵待到来年春天再发芽。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联系,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万创散文网 » 梦里水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