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安——智慧与完满/染蓝安:我在险些被医

  • A+
所属分类:流行风尚

给安——智慧与完满/染蓝安:我在险些被医生留下之后,坐在这里体会自由,我吃一个牌子的冰淇淋,那是昨天特地跑到那个牌子的店里打包回来的,在这样的夏季,租她们的保温袋,大包小包地带各种冰淇淋回来冻在冰箱里,我象个贪婪的小猪,而且是觉得时日无多的那种小猪,想着囤积了如此丰厚便眉开眼笑。未来的不自由竟可以成为如今快乐与满足的理由,这是多么美妙的事情。除了冰淇淋,我用音乐清凉这个季节,现在是secretgarden,不去看他们的舞台表演,那个爱尔兰人在舞台上时而闪出与音乐不匹配的坚毅眼神和某些刻意的舞台表演常让我游离出音乐之外,我会痴迷地看雅尼的现场版,但神秘园——我只把耳朵交付他们,让他们盛情款待。前几日在照片里看到一个女子,带着一种安宁的迷茫,不似从前看到的模样,满心欢喜。那是如此慢慢接近的人,我们越来越相象,用沉静掩盖坚强。我不喜欢女子在眼神里释放出坚强,亦顽固地不喜欢以生猛和狂放为傲的女子。在心底,一向认为女子的坚强都来自情非得以,所以披挂着坚强上阵的女子其实无异于炫耀某种失败或者疤痕,强大是内涵的力量,但单凭坚硬与强大征战的女子未曾临阵便先败于知情者怜悯之下,所以,我喜欢人会用柔软掩盖坚毅的目光,那是一种聪慧,就象坚强并非人人可以具备一样。安,这里总会有我担心的人,所以放不下,所以总是望着,所以想对你说,帮我照顾她们,好么?如果我不在的时候。另一个请求,攒在那里好久了,是对他的,未敢出口,怕见他的泪光,怕他为那一句话什么也不管不顾,其实只是自己的固执的习惯,悲观,或者是周到,只是这软软的顾忌,一直不曾说出来。我在想一个词——完满。结束在什么时候,会是完满?未结束之前,全部都是过程,那我要的完满在哪里呢?我该如何踮脚期待,或者,潜心守侯?安,人什么时候会不再觉得饥饿?我想我是白痴起来了,又在回旋于这样愚蠢的问题,这与我的冰淇淋与音乐都没有关系,与深蓝也没有关系,与你无关。其实,也与我无关。其实,我,只是没有能力结束任何事情,使一切完满起来,在一切,完满的时候。于是没有完满,我要的,是么?我只好说再见,因为,还会见。2005.7.11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