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 Diet Prada,是不是被成功冲昏了头?

  • A+
所属分类:流行风尚

本文者:The New York Times

在社交媒体上,Diet Prada 已经是时装行业“监察者”的化身,帮助问责业内的抄袭与种族文化冷感现象。但他们与大型时装品牌日益亲密,或许会削弱这份可信度。

美国纽约—— 10 年前,Dolce & Gabbana 在米兰时装周的发布会前排给一大帮时装博主们留好了座位。也就是在那时,这些“爱捣乱的”网络评论者的影响力开始变得不容忽视。
去年秋天,Dolce & Gabbana 不好过,首先是发布了一则包含针对华人群体、观点狭隘的广告。受到舆论质疑之后,创始人之一的 Stefano Gabbana 又在社交媒体私信表达了种族主义观点(而品牌方面称其账户被攻击了)。这简直像是某种“闭环”:Dolce & Gabbana 遭受的道德谴责,正是来自其曾经珍视的独立发声。
这个声音就来自 Instagram 账号 Diet Prada 。Diet Prada 已经逐渐成为了时装行业的监察者,也在时装行业获得了巨大成功。
在中国,知名的模特和明星纷纷谴责了 Dolce & Gabbana ,还有些消费者不仅抵制这个品牌,还摧毁了他们原来购买的 Dolce & Gabbana 产品。Dolce & Gabbana 最终不得不取消了原定在上海举办的大秀。但 Dolce & Gabbana 的两位创始人拖了一周时间才出面致歉,公关发言人也从未透露其经济损失,或对某个 Instagram 账户有关的任何事件置评。
Diet Prada 官方账号经常公开提及或羞辱时装品牌,往往是针对疑似抄袭,或设计上的相似之处,现在似乎更多地以种族歧视为由,通常也是在得到了粉丝的“爆料”之后。
2009 年的那场品牌发布会,时装博主 Bryan Grey Yambao(“ Bryanboy ”)正好也坐在美国版《Vogue》主编 Anna Wintour 的旁边。他认为 Diet Prada 毫无宽恕而不间断地报道,让设计师们随时保持警惕。
Stefano Gabbana “觉得这么做也不会有什么后果,因为从来就没人真正指名道姓地找他问责,” Yambao 说,“最后 Diet Prada 不得不给他摆了面镜子照照,才意识到自己所作所为所带来的后果。”
监察者之责
Diet Prada 背后的运营者是 Tony Liu 与 Lindsey Schuyle ,他们在为女帽品牌 Eugenia Kim 效力时结识了彼此。现在 Diet Prada 的 Instagram 账号已经运营了 4 年,积累了 100 多万名关注者。他们发布的照片,经常是将原创的时装设计与涉嫌抄袭的作品并列放置。
这个以痛打抄袭狗闻名的社交媒体品牌,如今也有了自己的模仿对象。其中做得比较成功的包括 @esteelaundry ,主要关注美容产业。“比较令我担忧的是他们做事方式的透明度,谁来对他们进行问责呢?”Schuyler 在佛罗里达州圣奥古斯丁长大,Liu 则是土生土长的纽约客。他们如今刚刚过 30 岁,日以继夜地轮流来运营账号,Schuyler 通常负责早晨这段时间,Liu 则“时不时盯着 Instagram 私信”。
他们通过该账户销售的 Diet Prada 周边商品往往被抢购一空,但也拒绝透露他们通过这些带有流行口号的 T 恤、衬衫、袜子和钥匙链赚了多少钱。(他们最新系列的扎染衬衫售价 54 美元,帽子售价 32 美元。)
“所有周边的发布都是很不正式的,”他们在一封邮件中回复道,“我们不可能整天坐在那里写销量预测,或者是售罄率报告。”
最近几个月,这两位创始人也开始批判他们最爱的品牌,比如 Prada 和 Gucci ,不过和 Dolce & Gabbana 相比,炮火还是温和了许多。
回复问询邮件时,Liu(他本人的服装系列也在 Mr Porter 有售)和 Schuyler 也同意,去年秋天那场声势浩大的舆论风暴,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转折点。
“也有人诋毁我们,问为什么还要费心报道 Dolce & Gabbana 这种‘黑历史’很多的品牌,”,他们说,“但所有人在社交媒体上的集体努力也证明了,像他们这样自身很成问题的业界权威,也是可以被打倒的。”
在粉丝们的帮助下,Diet Prada 的两位创始人拆穿了时装行业的神秘面纱。充满圈内人士的指向,毫无隐晦的所谓“致敬”,还有被掩埋的不良行径。时装行业也开始关注这种揭露行为,尽管这早在约翰·费尔柴尔德( John Fairchild )时代的《女装日报》( Women’s Wear Daily ),或是千禧年之交的《Hint》杂志的“时髦正发生”专栏( Chic Happen )就有了。
“时装界的每一双眼睛都看向他们,”曾与 Gucci、Louis Vuitton 等品牌合作的 Yambao 说,“过去十年,没有哪个媒体平台像他们这样高调地做事。”
早在 2017 年,关注时装、商业和法规监管的网站 The Fashion Law(“时装法则”)是最早发掘 Diet Prada 两位创始人的。此后,他们鲜少接受采访。本文撰写时,他们仅回应了第一封邮件发出的问询,对随后的邮件追问没有回复。“时装界的每一双眼睛都看向他们……过去十年,没有哪个媒体平台像他们这样高调地做事。”The Fashion Law 的创始人 Julie Zerbo 说,她为 Diet Prada 的工作叫好。但她也同时表示,即刻而迅速的指控有时也令人生疑。
“那谁来监察这些‘监察者’呢?” Zerbo 说,“比较令我担忧的是他们做事方式的透明度,谁来对他们进行问责呢,而我也认为这个目前缺失的职能是必须存在的,因为他们的受众是如此广泛。”
“接管” Gucci 的品牌账号
2017年,Diet Prada 曾经短暂接管过 Gucci 的 Instagram账号。Liu 和 Schuyler 说,当时“很多人被吓到,以为我们把自己卖了。”他们还说,在那次与 Gucci 的合作之前,Diet Prada 的关注者数量大概是 3 万。
“现在,我们的关注者数量已经快 100 万了,但很多我们做的事,可能本来不会让我们赢得这个数量级的粉丝,”他们在邮件中写道(本报与他们的邮件采访发生在去年 12 月,当时该账号的关注者刚刚超过 100 万),“如果我们被广告商‘钳制’住了,Diet Prada 上的内容会完全不一样。和品牌合作的就不能批评品牌,这其实是很老派的思维方式。我们多渺小啊,这种传统的体系,适用于那些让品牌花十几万美元打广告的主流媒体。”
他们承认,对品牌的抄袭指控,“有时候可能完全出于主观,也绝对不是说完全没有个人偏见。我们也是真心喜爱某些设计师,认为他们是真正的原创者。正因如此,我们更关注他们的一举一动。”
当问及为何对 Prada 的批评相对温和时,两位创始人不再回复本报的邮件询问。去年 12 月,Prada 最终不得不因出售一款带有种族歧视的商品而道歉。
类似这样的不当行为,Diet Prada 通常会猛烈谴责,但这回他们直到 Prada 出面致歉之后才发声。而最终刺破沉默的,却在赞美 Prada “在模特挑选时强调了社会包容性”,详细介绍了该品牌启用非白人模特的历史。
不少粉丝注意到了这种包容的语气。正如帖子下方有条特别受欢迎的评论所说,“要是换了其它品牌,你早就删帖了哈哈哈。”一个月后,该账户发布了大量有关 Prada 时装发布会的报道,并称Miuccia Prada 是“时装界的当代英雄”。
最近,该账户也不得不批评又一个他们喜爱的品牌。仿照黑人面部的 Gucci 头巾,让 Instagram 爱用者们在帖子中哀叹,该品牌“严重缺乏历史背景与文化常识”,如果有这些常识,至少能够“避开类似的麻烦”。
比起对 Prada 的评价,这自然显得严厉了许多。但很快,这对创始人也收声了,一反以往让他们乐在其中的长时间大批量谴责。“不管谁给他们发线报,最终只由他们两人决定,做不做事实核查。”Diet Prada 对那些他们不认可的品牌或是人物也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尤其是关注者数量相对较小的新兴品牌和意见领袖。有些人描述,自己长期受到该账户关注者充满愤怒和威胁的评论攻击。
在最近一期《纽约客》( The New Yorker ),DietPrada 时常“攻击”的设计师 Virgil Abloh 提及,自己曾经被指抄袭一个独立小品牌 Colrs 的设计。他对《纽约客》杂志表示自己欣赏 Diet Prada 奉行的理念,但对他们的方法有所怀疑。
“社交媒体性质可能就是如此,” Abloh 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些评论拥有的自由空间,更有可能是滋生腐败,而不是真正地促成改变。
Zerbo 说,人们普遍对这些听命于 Diet Prada 的社交媒体舆论大军感到害怕。被攻击的人曾经告诉她,他们“甚至都不想发邮件求和,因为这只会引来更多愤怒的 Instagram 评论。”
就连 Diet Prada 的支持者也认为,在指出抄袭者的时候可能会有点越界,尤其是发布内容之前,他们并没有寻求被指抄袭的对象置评。Yambao 指出,“不管谁给他们发线报,最终只由他们两人决定做不做事实核查。”
转折点
“ Tom And Lorenzo ”博客的创始人 Lorenzo Marquez,也是 Diet Prada 的狂热粉丝。他认为,该账号这种前后矛盾的行为,反映了一种他很熟悉的挣扎。“我觉得这和内容制造者感到的压力有很大关系,”他说,“就是你总是要保证有东西可以说。”
去年 12 月还有一个例子。当时 Diet Prada 表示,法国品牌 Ami 给自家模特在剪裁长款大衣下叠穿高领毛衣是在模仿 Celine。不少粉丝不太买账。有人说,“Emmmm,这就是件基本款高领毛衣好吗……”还说,“#弱爆了吧,根本不值得上 @diet_prada 。”
Marquez 和共同运营博客的伙伴 Tom Fitzgerald 预测,Diet Prada 未来需要接更多的付费合作来维持运营( Diet Prada 的两位创始人不愿意讨论他们的收入问题,只表示他们从运营该账号获得的收入要比其它工作少)。他们还提醒道,要坚持目前的做事方法,又不公开透明,想在精于评判的受众群中保持原有的可信度将会很难。
今年 2 月,Diet Prada 发布了一则标注清晰的广告(广告主是零售商 MatchesFashion.com )。这对密切关注该账户的人们来说可以算是很新奇。Diet Prada 的两位创始人(只是自称“ D ”和“ P ”)最近对 Ssense 表示,自己希望能为粉丝们打造一个社交平台。“我几乎是想建立一块留言板,这样人们可以出来分享说,‘我觉得有人抄袭我东西了’这样的话。然后其他人也可以加入进来,” P 说,“那样会真的很棒。”
Fitzgerald 说,自己对 Diet Prada 的两位创始人只有祝福,但他们如今也确实走到了一个转折点。
“走到了现在这个成功阶段,你需要作出这个决定了,‘我要不要继续做我一直坚持的事?’因为继续这么做,总有一天会精疲力尽。还是说‘我是不是要改变了,成为另外一种身份’?”他说,“我认为他们正站在这个节点上,真的很好奇未来他们会怎么选。”
作者:Jonah Engel Bromwich 。本文原载于《纽约时报》,BoF 经 NewsCred 出版网络合法授权发布。
翻译:Aijing Wang

今日讨论

你认为Diet Prada能否被商业化,又该如何商业化?

“今日讨论”是BoF时装商业评论新开辟的讨论栏目,欢迎与我们分享您的看法、建议和观点,我们将在每个月为最佳讨论参与者寄出精心准备的礼品。
Chanel西安SKP精品店揭幕
李宁首提品牌时尚线概念 发布时尚线2019秋冬系列
香榭丽舍大街再遭“黄背心”抢砸 Boss、Lacoste店铺损毁
爱马仕中国回应“配货规则”:没有这样的规定
361度重塑计划未果 净利润减少三成
珀莱雅开发商业地产项目
Angelababy登美版《Vogue》引热议 被错认为唐嫣
Tumblr禁止色情内容后访问量减少1.5亿人次
小红书内测短视频产品hey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