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虫夏草怎么吃(冬虫夏草吃法)

  • A+
所属分类:知识百科

冬虫夏草怎么吃
冬虫夏草的服用方法
冬虫夏草吃法
冬虫夏草稍带有干燥腐烂虫体的腥臊味和掺杂有草菇的香气,这是冬虫夏草特有的味道。
冬虫夏草可以煮水当茶喝,而不是用开水泡着喝,此法简单有效 。通常,冬虫夏草一次要煮6~10分钟,注意要用文火,煮沸时间短,水开后要马上喝,边喝边添水,在冬虫夏草水颜色最深的时候是营养最丰富的时候,这个时候的水一定不要浪费。通常冬虫夏草水会经历一个由淡到浓再转淡的过程,余味也很绵长。
传统虫草宴吃法,结合不同的肉类品种,可以和鸭子、乌鸡、甲鱼、肉展、鸽子等一起食用,此法即兼顾了膳食美味,日常保健调理身体常用,长期食用效果好。冬虫夏草对免疫系统的作用像是在调整音量,使其处于最佳状态。
冬虫夏草抗肿瘤是通过调节人体免疫力实现的,免疫力降低是肿瘤发生、进展、转移、复发、难于控制治愈的根本原因。还具有直接抗病毒、调节中枢神经系统功能、调节性功能等作用。
风湿性关节炎患者应减量服用,儿童,孕妇及哺乳期妇女、感冒发烧、脑出血人群不宜吃。
冬虫夏草究竟有没有用?
日前在门诊遇见一特殊病历,一个肺心病的老人家,症状十分严重,呼吸张口抬肩,走路痿软无力,自述每天必须使用百令胶囊才能走得动路,不然连来到医院坐在医生面前也办不到。这个描述给我很深的印象,老人家肺心病晚期,每日吃药不计其数,想必不是安慰剂效应。何况百令以人工虫草为主,不是天然虫草,也谈不上珍贵。如何鉴别虫草真伪,请参见书生之前的文章:絮苒图解冬虫夏草之鉴别
冬虫夏草使用时间不长,始见于清代吴仪洛《本草从新》,记载具有益肾补肺、止血化痰之功,用于治疗肾阳不足之腰膝酸痛,又治肺虚久咳、肾虚喘促及劳嗽咳血,病后体虚自汗等,但药力缓和,久服方效。
国医大师周仲瑛是中药使用的活字典,在其著述里主要用于虚喘,如他本人的名方固本平喘汤里就有使用冬虫夏草的加减,针对肾阴虚喘息气逆,咳粘沫痰,颧红烦热者,可和当归熟地同用,且称“冬虫夏草为诸痨虚损调补之要药”。我校前辈邹云翔老先生也有类似观点。
山西名医朱进忠也用冬虫夏草治疗虚喘,有一女病人,夏季喘咳发作数十年,入夏以后咳喘尤其剧烈,频用中西药物三个多月无效。后考虑到,夏季阳气在外,肺主皮毛,主上焦,故里寒而肺热;冬季阳气入里,故肺寒而里热。该患属肺肾阴虚,兼有燥痰,故夏喘重而冬季轻,此时不管是使用温燥的补药还是泻肺平喘的药物,都只会使阴液更伤,痰火更甚,故治疗宜养阴润燥化痰。于是用百合、麦冬、冬虫夏草、淡菜四味药,连服两周,症状大缓。
至此我们可以有两个结论:
1. 药物主要作用是补益肺肾,纳气平喘;
2. 药物性味虽属甘温,但仍偏甘平,药力缓和。这点和太子参相似,补得作用较其他参弱一些,但年老体弱者不会因用参而上火,不会产生虚不受补的现象。
所以任何药物都有其适应症,冬虫夏草也不例外。冬虫夏草的适应症,就是慢性阻塞性肺疾病、间质性肺病或者肺源性心脏病等病严重到一定程度,出现肺肾不足,肾不纳气的情况,用了才有效。可以用一张图来表示:重病人群肾气水平低于那条黑色警戒线,才能看出使用的效果来;当病轻患者肾气高于那条水平线且脾胃功能良好,明明可以用党参黄芪来补,为何要高价使用虫草来补?就像南京人要去北京,明明可以乘高铁、坐飞机,偏偏要蹬自行车去,那就是自找不自在。而健康人吃它和吃一条肉丝差不多也就可以理解了,肾气一点都不亏的人吃虫草,犹如滴水汇入大海,能看出什么差别?
再看媒体上,现在主要批判虫草的言论,主要集中在两方面:一是虫草的药用价值,二是过度的商业化。前者以方肘子的一篇《冬虫夏草的神话》最能代表,后者批判的是对一种普通药物的炒作,尤其是对“可以含着吃”的极草的广告。文中批判的,列举下来无非几点:
1. 野生虫草价高,找的人太多以至破坏了青海西藏的植被;
2. 中国人认为冬虫夏草很神奇才使其具有了极高的药用价值,而其中的主要成分就是甘露醇,虫草素是否存在都有争议。
3. 临床使用虫草治疗缺乏依据,虫草有用是安慰剂效应。
4. 结合其他文章补充一条,吃虫草有害无益,因为重金属超标。
我们一一来反驳。
首先纠正一个观点,虫草作为药物也好,保健品也好,能被炒作起来商业化,首先是因为它的稀缺性而不是具有的价值,干这个活儿的人也不是中医,甚至不是医生。前面说了,能够平补肾气的很多,比如淡菜,怎么没有不良商家炒作淡菜呢?
其次,这类保健品广告,一定卖的是概念,让你觉得这东西有好处。中医恪守基本的用药原则,从来不说某种药物能治百病,一定是说药物有适应症。脑白金广告放了这么多年,跳草裙舞的老头老太太深入人心,可脑白金能治什么病?同样的问题到了虫草身上就是中医的错,这符合逻辑吗?
至于寻找虫草破坏了植被,这也是商业化的必然代价,这在经济学里叫机会成本。我们应当寻求解决的办法,而不是指责这个行为破坏环境。造纸厂污染河流、开车污染大气,我们也要付出代价,但是我们不会停下造纸厂的机器,禁止使用化石燃料。
然后是虫草的药用价值。有没有价值,应该是使用在人身上产生反馈,用治疗效果说话,而不是臆想古人认为虫草神奇。肘子在文章里也说了,虫草属的寄生真菌有500多种,中医认为有且仅有冬虫夏草具有神奇功效。古人是傻子吗?其他的虫草属不神奇吗?为何只有虫草成了药物?我们不要反思这个问题吗?
另外,现代实验把药物用在细胞上或者动物身上来看,有什么效果。这个试验方法,首先在逻辑上就是有问题的。这里简单说一下,体内体外实验不是用来看一个药物有没有效果的,而是用来看为什么有效果的。
最后是重金属超标。厨子烧菜只有地沟油,你猜他用不用?
我们还是回到中医吧。为什么偏要用虫草?要知道中医用虫草并不多,无论古今医案医论,能找出的文献寥寥无几。我们只知道,治疗虚劳重症,前辈们的经验是:切莫急于求成,欲速则不达。那么虫草就有了用武之地:力缓无偏的平补是最适宜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