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广告、软文合作,联系QQ:2278765040






本站广告、软文合作,联系QQ:2278765040






您的位置 首页 加盟头条

二十一世纪一〇年代末年的一百个瞬间(上)

1/1002018.12.31~2019.1.1这天是个平庸日子,我睡得晚,四处游荡,和这座城市其他的年轻人一样。上海外滩南京路,距离零点不到十分钟,我们终于挤进了MINISO。阿灿说过,MINISO…

1/100
2018.12.31~2019.1.1
这天是个平庸日子,我睡得晚,四处游荡,和这座城市其他的年轻人一样。上海外滩南京路,距离零点不到十分钟,我们终于挤进了MINISO。阿灿说过,MINISO有种“很好很棒棒”的日用品,推荐我们都买一下。那时候我们还说“很好很棒棒”,不讲“可可爱爱”,更不用“这个我可”。
跨年的瞬间真叫人错愕:
新的一年,我竟然什么愿望都没有。
2/100
2019.1.13
2018年底奖学金进账,火速订票来广州寻访梁宗岱,在中大和广外分别得W姓和H姓同学的帮助,顺利查到资料。
这天是周日,与好久不见的发小在广州动物园喂长颈鹿。长颈鹿很可爱,也能吃,吃饱了就半坐着晒太阳。我们也是。
3/100
2019.1.14
刚到宁波,发小来了条微信:从广州回来吃什么都没有味道。
我的舌头动了动,投了赞成票。
火车站外,见到伸长脖子的男朋友,一招手,我俩直奔糖水铺子去。全宁波最正宗的老广甜品,一瓷勺下去,满嘴新鲜的榴莲味儿。
4/100
2019.1.16
和男朋友一起回家。晚上九点下飞机,九点半进屋。
坤妈早早备好了饭,煨好了汤,定定心心地坐在沙发前给我俩沏茶。山东的饺只真好吃,一口气吃一整盘。大晚上的,不敢多吃,熏鱼、腊肠、山药鸡汤,明天再来宠幸你们。
5/100
2019.1.17
隔天要去参加坤哥的婚礼,因此坤妈要求我们出门拾掇拾掇。小区外边,过条马路,一家理发店。大坤从小开学前就在他家剪。老师傅的手很快,剪子咔嚓咔嚓,羊毛掉了一地。这回,大坤的长发终究还是没留成。
第一次见到了大坤的头号发小。顶着西瓜太郎头的大东是个极善良的人,喜欢旅游和说话。
6/100
2019.1.29
发小难得从湖北来上海玩,我俩在徐汇压了半天的马路。有时说话,更多时候不说。空气凉凉的,街上的人不多。当时还不知道第二天就能见到她的那个他。
7/100
2019.2.1
朋友从南半球回来,难得一聚。我们两个人在一块儿呢,就是聊天、胡扯、放声大笑,做些创造性(?)的快乐事情。没曾想,又一年不见哩。祝CYY平安顺遂,早点找个兰朋友带给我康康。
7/100
2019.2.4
己亥年除夕。我和妈妈没回湖北。姨说到她家吃,我们就到她家团年。姨最会烧饭,鸡翅膀、鲈鱼、大虾。春晚看了一半,我们走路回家,又看一会儿,除夕就算过完了。
8/100
2019.2.7
香港。湾仔区。19:57。
这是我在香港拍的第一张照片。高糊。无码。人行道窄得吓人,一边是汽车飞驰,一边是高耸的百货大厦。拐过弯,Exit叫出路,entry是内进,下车是落车。General Trash你猜叫啥?叫“一般废物”。即便已经在广州见识过女界和士多,也还是为粤语区使用的书面汉语感到惊叹。
9/100
2019.2.9
这一天去了海洋公园,进馆要排一公里的蛇形队。百无聊赖之际,发现墙壁上有句话:
There is ENOUGH on this planet for everyone’s NEED but not for everyone’s GREED.
—— Mohandas Gandi
一公里顿时就不长了。
毕竟真正的蛇形不在这里。
10/100
2019.2.11
这一天和舅舅去了太平山顶。印象中,这是我俩第一回单独出游。缆车上行,要坐右边车门那侧,这样香港夜景才会一帧、一帧地升起来;下行也是,古老的厢体直接倒退。另一边,透过车窗玻璃,只有黑黝黝的山作背景,灰调的树影摇晃斑驳。山顶风很大。我们不怎么说话。
11/100
2019.2.17
回到上海的头等大事:见xt。一见面就笑了,都是羊绒大衣配羊毛帽子。半路闲聊,坐地铁到耐克001。
12/100
2019.2.23
重返宁波,着急忙慌地吃了顿大餐。晚上回家和大坤一人做一个小菜当作燎锅底了:糖醋藕条、空心菜炒肉。
13/100
2019.3.2
饭后散步。
落花风雨更伤春。
好在晏殊的后一句是:
不如怜取眼前人。
14/100
2019.3.3
悠游于海曙公园,途径一陈列馆。
不往左看,也不向右。总有人偏要抬头。
15/100
2019.3.8
回华理考德语专八,顺路拜访老师、阿腻、考研自习室楼下的花猫。读研半年多,谈话间,惊觉自己有了明显转变。但老师还记得我喜欢穿裙子,我也还记得她读方方。阿腻很温柔,领我去食堂吃饭。我们去校门外的书店拍照,那时阿腻还怕猫,现在已经不怎么躲着了。
16/100
2019.3.9
这一天在宁波城市学院考教师资格证。最后一门考完,急匆匆地往厕所赶。看到门外的垃圾桶抱着一摞资料。真希望这个丢辅导书的人已经拿到证了。神算子如我,科目一和科目三都考得很不错,科目二不出所料地挂了。去他的科目二。
17/100
2019.3.10
考完出来放风。从地铁站上来,遇到一只小白狗,好像和主人走丢了。我们跟着它一路瞎走,像黄花鱼贴着银行的窗子,低头躲避新村里的晾衣杆,在十字路口来回绕,竟然走到了原定的目的地:南塘老街。漫漫人海中,我们也走丢了。
18/100
2019.3.13
新买的kiwa工具和材料包到了,
花一下午扭了几副耳饰。
19/100
2019.3.20
新学期伊始,去图书馆还书。
一查,完蛋,欠费了。有点羞愧。
20/100
2019.3.23
天气晴好。和德语系的同学第一次集体出游。
去了东钱湖和霞屿寺。
在村头吃到了地道的mu ci(宁波话:米糕?)。
21/100
2019.3.30
文科研究生平常的一天:
有课上课,没课蹲图书馆。
像不像本山大叔那句:
有病治病,没病走两步。
22/100
2019.4.17
男朋友裤子旧了,我们在闲鱼卖掉它。买家没两天就收到了,他还夸赞我们,图片拍得好好。
对不住啊,这位大哥。
23/100
2019.4.18
听了一场精彩的讲座。
英语系的教授对古汉语尤其是甲骨文侃侃而谈还是很有吸引力的。顺便给自己敲响警钟:
学习外语之余,切不能忽视母语。
24/100
2019.4.23
和宁波的新老朋友在川菜馆约饭。
辣椒撂倒一大片(包括我)回家齐齐拉肚子……
交换了一些气到拍桌的坏消息,
也收获到朋友的朋友特意带来的啤酒。
无论如何,朋友相聚总是欢乐多。
25/100
2019.4.27
周末和男朋友穿汉服去宁波植物园玩。
出门前,大坤犹豫再三:
“要不我还是不穿了?给你拍照就行。”
我也犹豫再三,终究被他的摄影技术打败:
“要不……你还是穿吧……”
(其实后来拍得很ok的)
本来逛完植物园要去吃烧烤,汉服坤连羊肉串都不要了,可怜巴巴地想回家QAQ
26/100
2019.5.1
转眼就是五一。我又又又回上海了。
仨人把这小龙虾一顿暴吃:
太好吃了!我再也不在魔都以外吃小龙虾了!
27/100
2019.5.3
大坤来上海,又是难得的长假,爸爸带我们去了川沙。早就听说川沙内史第被称作“浦东文化之根”。在浦江东岸生活了十余年,却始终是“无根游民”,想来非得去转一圈不可。这宅子原本的主人姓沈,后来女儿一家搬来同住,才让黄姓进了家门。
黄炎培后来修《川沙县志》,1932年又与蔡元培等人共同筹建上海图书馆。这图书馆由实业家叶鸿英捐赠,在数十年后按照原样修缮一新。
28/100
2019.2.14 突然闪回
按照原样修缮一新的图书馆在哪里?
答:杨浦区长海路366号。
29/100
2019.5.8
写论文经常要用到手机。
比如,拍文献存档。
千万记得把页码、刊物名称和第X期拍进去!
否则……有你好找的。
(不要问我咋知道的QAQ)
30/100
2019.5.12
和坤去南京找坤爸坤妈。
路遇金陵美术馆,进去转悠一圈,撞大运看到了吴毅花鸟画展。展览名叫Low Profile Luxury,中文“低调的奢华”。这两个名字都太low、太随意了。附一张吴先生的大作洗洗眼睛。
31/100
2019.5.12
当晚返回宁波,带着坤妈做的馒头和博花(一种甜馒头),决定奖励自己一顿挂念已久的贵州烙锅。大坤揉了揉肚子,说:“好呀好呀。”在冷风中排了一个小时的队,大坤步行买来coco芒果欧蕾+红豆奶茶,本想着饱餐一顿,下了单才回想起今晚有课要上。暴餐一顿,回家教课。
32/100
2019.5.17
返回宁波的第二天。
对不起。我又聚众吃虾了。
29/100
2019.5.21
在图书馆看《楚辞·招魂》。
读得又馋又饿,眼冒金星,出门已是深夜。
30/100
2019.5.22
大坤又剪头了。这回整挺好。
31/100
2019.5.24
妈妈来宁波找我玩啦。
晴朗的日子里,先去鼓楼打卡,访素食馆子,又顺着外滩大桥一路骑车,到老外滩闲逛。教堂边,工人们在搭建观赏装置。
我们远远地、远远地观望。
32/100
2019.5.24
天主堂门口。
新郎单纯为了拍婚纱照跪地求婚。
摄影师和化妆师高声称赞。
我觉得他们做作。
33/100
2019.5.27
这一天旁听了英语系专硕的毕业答辩。
令人恐惧的事物,近距离看看也不过如此。
34/100
2019.5.27
一焦虑我就喜欢收拾房间,
席卷八方,翻出八只带字母的白袜子。
焦虑时我还愿意拍照片。
拍完取名为:“容器的边缘”。
内心戏足得可以溢出来了。
35/100
2019.5.31
跟德语系的朋友+小秋聚餐。学姐们刚刚结束答辩,小秋难得逃出生天,pp和xx马上要出国了,我们几个都很开心。众口难调,但没人能拒绝初夏时分热气腾腾的蛋黄龙虾。
36/100
2019.5.31
晚些时候,我们肩并肩在路上走。
37/100
2019.6.4
在《楚辞》中发现了十几处与《山海经》互文,百思不得其解,从图书馆借了一批新书。不分昼夜地读了三天《山海经》。
38/100
2019.6.7
沪上大多数美术馆、博物馆,我和妈妈都去过了。少数的,比如多伦现代美术馆,这天专程坐车去看它紧闭的大铁门。多伦路上遇见“鲁迅”讲学,不知是哪位“好心人”给先生送百事可乐,再不济也得是红色的可口可乐呀。
39/100
2019.6.7
我们和多伦路走到了尽头。
一位真正的贵族端坐大门口,似乎还在嫌弃那头蠢笨的石狮子挡着他晒太阳了。
40/100
2019.6.8
专程到上海文联听讲座。很感谢李双志老师的精彩分享,让我对中国典籍外译研究有了较为宏观的了解。略感遗憾的是,李老师的讲稿和ppt中都未谈及《楚辞》。
41/100
2019.6.12
拖延症患者最怕写课程论文。
逼着自己赶了几天工,因此沾沾自喜。
现在回看:这什么破烂玩意儿?
心疼阅卷老师十秒钟QAQ
42/100
2019.6.13
熬夜。不洗头。晚上啃面包。
人不堪其忧,我不改其乐。
43/100
2019.6.14
二食堂门前的绿芽芽。
出来遛遛,才知旧物换新颜,时钟已入夏。
44/100
2019.6.15
从宁波坐高铁到贵阳转车,路上噼噼啪啪敲期末论文。一出站,“摘要”两个大白字儿直接把我吓趴下了。MD,刚交的论文没写摘要。
45/100
2019.6.16
抵达成都。在大学路民宿的硬板床上醒来。
哪怕是去成都,旅行目的那一栏里,工作和旅游也是天差地别。下铺的女孩一觉睡到十二点,笃笃悠悠地化唇线;我早已出门采购、办卡、买午餐。没有第二个人的生活突然空出好大一块,时间以0.5倍速安静地走着。下午就要去高新区了,我拍了拍行李箱的拉杆说。
46/100
2019.6.17
如期参加超有爱的入职大会。
我是第一个到的,刚开始还有点不敢进门。
每人发了一支笔、一张纸和一本手帐。
47/100
2019.6.17
小区门口的小吃推车。被超低的物价惊到了:
狼牙土豆?才6块钱一份?
宁大周围随便买买也要10块钱吧?
长三角地区生活成本真高啊……
48+49/100
2019.6.19
和男朋友攀比工作场景。
图一:我在成都的超有爱办公桌。
图二:他在宁波的实验室办公桌。
50/100
2019.6.23
可能是从小到大第一次、独自地、长久地出门逛街。不当心把手机快玩儿没电了,在书亦烧仙草旁边借了个怪兽,消息提醒我借到了代表幸运的蜘蛛侠充电宝。我不在意幸不幸运,我在意的是,那个男孩儿在不在意。
那个时候我并不清楚未来会发生什么,也从未独自面对生活,但总有一股气,冲撞着我,托举着我,让我撒开丫子向前跑。现在我终于想明白:
真正要感谢的是我莽撞的天真,
以及这来之不易的天真背后的承蒙你们的厚爱。
写在最后的话:
在襄阳家中闲来无事整理照片,
好像把2019年又过了一遍。
写到这里,2019年的6月快要过完了,
我十分怀念它。那你呢?
感谢你遇见董知了的第202篇原创文章。
转载请联系@zing_Jay,侵权必究。
部分水印图片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涉及侵权或对版权有任何疑问,请微信联系。
长按识别二维码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万创加盟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jwcw.com/7806.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27876504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9:00-23:0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