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广告、软文合作,联系QQ:2278765040






本站广告、软文合作,联系QQ:2278765040






您的位置 首页 加盟头条

明神宗朱翊钧与郑贵妃: 妇唱夫随,堕落到底(二)

文小叔说历史 让历史更美更有趣更贴近生活到了万历十二年,张居正已故去两年,犹被神宗问罪抄家,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大概种种因由早已种下。此时,李太后已经归政神宗,冯保也无力振作。既是孝子又是高徒的神宗…

文小叔说历史 让历史更美更有趣更贴近生活
到了万历十二年,张居正已故去两年,犹被神宗问罪抄家,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大概种种因由早已种下。此时,李太后已经归政神宗,冯保也无力振作。既是孝子又是高徒的神宗开始了自己的道路,然而事实却表明,神宗称孝子,勉强尚可,若称高徒,其治国方略则去张居正远矣。
争国本,妇唱夫随演闹剧
世间已无张居正。没有张居正的日子里,神宗仿佛脱离了桎梏,面对着锦绣江山,幻想可以自由作一番文章。然而正打草稿之际,却因为女人问题束缚了手脚,天资并不差的神宗从此不再关心国事。
有人说,那一定是好色了?非也,神宗绝不是登徒子一类的人,他的女人问题乃是对一个女人的专宠到底,至死不渝。这种天长地久式的宠爱,从古至今,在皇帝级别的人物当中,极为罕见。
屈指算来,有几个皇帝不是见一个爱一个,爱一个弃一个?女人因颜色见宠,一朝红颜老去,就得幽居深宫,寻常的小女人的幸福都得不到,可怜可悲。但神宗所宠爱的这个女人却免予这样的下场。
她十四岁进宫,成了比她大四岁的神宗的妃子,后来为神宗生下第三个儿子朱常洵,又因争国本事件把明朝闹了天翻地覆,但无论发生什么,都没有减却神宗对她的宠爱。
她不仅是神宗的老婆,还是神宗的知心人。尤其是神宗长于严母严师之手,严辞教谕犹如紧箍咒,神宗不胜其切,最需要另一种心灵深处的关怀。这种关怀,只有她能给得了。
这个女人就是郑贵妃,详细名字不可考,一个神宗一朝乃至明朝末季反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厉害角色。
郑贵妃是京畿大兴县人。早于她之前,神宗已有了王皇后和王恭妃。王皇后是平民出身,神宗并不爱她。王恭妃却有点来历。她原是李太后的侍女,一次神宗向母亲问安,相中了她,临幸后有了身孕,生下皇长子朱常洵,因此被封为王恭妃。母以子贵,按理说王恭妃在宫中的地位应该仅次于皇后。但郑贵妃进宫后,这样的局面就被打破了。
郑氏进宫后,很快被神宗宠幸,万历十四年,封其为贵妃,位在王恭妃之前。郑贵妃之所以能赢得神宗的欢心,不在于她的艳丽的容貌,像她这样的女人宫里俯仰皆是,并不称奇,而在于她的聪明机警,喜欢读书,意志坚决,尤其是最后一个性格,最让神宗神往,也是神宗最缺乏最需要的精神要求。
神宗在张居正去世后的一段时间,迷恋上了读书,郑贵妃也对读书有浓厚兴趣,不仅使神宗有了志同道合之感,在愁烦无聊的时候,还能向其倾诉解忧。这种兴趣爱好的协调一致,使郑贵妃成了神宗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女人。郑贵妃又是个有野心的女人,面对神宗对她的痴迷和依恋,她不遗余力地巩固自己受宠的地位,以实现自己狂野抱负。
神宗贵为天子,富有四海,但生性柔弱,常人所需的同情和保护,对神宗来说简直就是一种奢望。神宗也是有血有肉的人,也有七情六欲,他渴望得到普通人的情感,而不是把他当作凛然难犯的君王,不能接近,不能亲昵。
郑贵妃深刻的认识到这种情况,当其他的嫔妃对神宗望而生畏,百依百顺的时候,她却反其道而行之,毫无顾忌的嘲笑和挑逗神宗,同时给予倾听和鼓励,让神宗有一种找到红颜知己的感觉。在神宗优柔寡断的时候,郑贵妃甚至会说:“皇上,你怎么这么婆婆妈妈的?”神宗不但不气,反而信心鼓舞。于是,一场旷日持久的热恋在神宗和郑贵妃之间展开,一直持续到神宗行将就木的那一刻。
郑贵妃万历十四年生下皇三子朱常洵。为了能使自己的爱子当上储君,郑贵妃恃宠跟神宗妇唱夫随地上演了一出漫长的闹剧——争国本事件,从万历十五年始,到万历二十九年结束,前后长达十五年。
事情起因于大学士申时行等请求神宗建储。万历十五年前后,神宗已有三子,皇长子朱常洛,王恭妃所生,次子早夭,三子朱常洵,郑贵妃所生,王皇后无出。按照有嫡立嫡,无嫡立长的原则,申时行等奏立长子朱常洛为太子。因担心神宗偏爱三子常洵,故举出前朝成宪——英宗襁褓中、武宗一岁就被立为太子。然而得到神宗的批示却是:长子常洛年幼孱弱,稍待两三年才举行册封。
申时行等看到批示,大为惊愕。神宗之意,竟以为长子常洛可能夭折。这有两点不妥的地方,一是暗示神宗对建储一事意有别属,最大的可能就是三子常洵;二是郑贵妃谋立己子,很可能预谋陷害常洛,以造成早夭的事实。
为了避免此种情况发生,给事中姜应麟上言:“贵妃虽贤,所生为次子(实为第三子),而王恭妃诞育元子,应该承祧建储,怎么可以退居其次?望乞皇上收回成命,首进恭妃,次及贵妃。”此举甚是高妙,表面上是抬举恭妃,实际却是为皇长子常洛成为太子铺平道路。神宗深知此中用意,大发雷霆,把姜应麟贬为典史。
事情被李太后知道,很不高兴,派人把神宗找到面前,询问建储事宜。神宗不知母亲正在气中,贸然回答:“长子常洛乃是宫女所生,不宜立为太子。”
谁知这话惹了大祸。李太后也是宫女出身,听了这话极为愤慨,疾言厉色地对神宗说:“你也是宫女的儿子!”神宗不胜惶恐,长跪不起,乞母原谅。自此之后,神宗虽有立三子常洵之心,但顾忌李太后,迟迟不敢付诸行动,只一个字:拖!
万历十八年,皇长子常洛九岁。神宗召见申时行、王锡爵等阁臣,谈及建储之事。那时神宗已经很少临朝了,养病深宫。先是谈了处置言官雒于仁的事情,此君上了一道奏折,大肆批评神宗酒色财气,收受近侍张鲸贿赂,引起神宗震怒,欲严厉惩罚。后来话锋一转,巧妙地论到建储上来。
申时行等人说:“臣等久不能瞻睹天颜,今天幸蒙召见,心底有什么话,敢不一一倾吐?近来皇上朝讲稀疏,外廷日切悬望,皇上想要静养,臣等也不敢屡次烦扰,但一月之间,或三四次,上朝听政,也抚慰了臣等盼望瞻仰之情!”
神宗叹了口气说:“等朕的病好了,一切都可以恢复。祖宗祭祀大典,朕也要亲临。圣母万寿,朕也必当晨昏定省。只是现在腰疼腿软,行走不便。”
申时行等人:“册立东宫,宗社大计,望皇上早定!”
神宗说:“朕知道。朕没有嫡子,长幼自有定序。郑贵妃多次陈请,恐怕外廷早就疑云四起。长子常洛还很弱小,等到身体强壮了再册立不迟。”
申时行等人:“皇长子年已九岁,正是蒙养豫教的时候,应该让他出阁读书。”
神宗说:“人资性不同,有的生而知之,有的学而知之,有的困而知之。总归得生的聪明,岂能诸事都教训一遍?”
申时行等人:“禀赋是天然的,学问却在于后天,即使有睿哲之资,不受教育也不能成材,应该及时授教,才能早成德慧!”
神宗说:“知道了,你们退下吧!”申时行等不敢再打扰,叩辞鱼贯而出。刚出宫门几步,就被司礼监内臣追上。内臣说:“稍等,皇上已宣长哥来和先生们见面。”申时行等人复又回到宫内。
时间不大,皇长子常洛至,三子常洵也在保姆怀中一起而至。皇长子到御榻前行礼,神宗拉着他的手,向明正立。申时行等人看后激动不已,乃说:“皇长子龙姿凤目,岐嶷非凡,仰见皇上昌后之仁,真是齐天之福!”
神宗听了这话,沉郁的脸色终于泛起了笑容:“这是祖宗德泽,圣母恩庇,朕有什么功劳!”
申时行等注视长子常洛良久,再一次提出立储之请:“皇上有此美玉,何不早加琢磨,使之成器?希望皇上早定大计,国本永固!”
神宗说:“知道了。”不住地颔首,挥挥手让申时行等阁臣退去了。这段对话,史书称美,形容君臣之间“蔼然如家人父子,累朝以来所未有也”!然而这是一次绝无仅有的关于争国本事件的心平气和的谈话。此后不久,在郑贵妃作梗之下,神宗又改变了主意,再次欲立三子常洵,对群臣促立长子常洛的奏章,一概留中,一拖再拖。
这年十月,阁臣无奈,合起来上了一疏,以离职相威胁。申时行身为首辅,既不能促成立储之事,称疾辞官。神宗以为这是叫板,十分不悦,传于指责廷臣沽名钓誉,悖逆犯上。大学士王家屏从中斡旋,神宗勉强退让,但有前提条件:明年春夏之际,若是廷臣不再上奏骚扰圣听,就于冬季建储,否则要等到长子常洛十五岁成年的时候再说。
此时为万历十八年,神宗承诺在群臣不再“奏扰”的情况下,于万历十九年冬建储。此话刚撂下没多久,神宗主意又变,把建储的日子推到万历二十年春天。神宗这么做,也是负气所致。那些言官,不识大体,不能体谅申时行等人的一片苦心,一味地激切陈词请求早立国本,致使神宗把建储的日起又后拖一年,延至万历二十一年春天。
到了万历二十一年春天,大学士王锡爵密疏建言,劝神宗履行承诺。神宗也无法再拖,遂与郑贵妃商量对策。郑贵妃于是献上“待嫡”与“两王并封”之计。
所谓待嫡,就是等待嫡子降生。神宗有一道手诏,如此说来:“朕虽许下今春册立太子的诺言,但往昔熟谙皇明祖训,立嫡不立庶,若是立长子常洛为太子,皇后正富青春,倘若降生嫡子,就会出现“二储”的局面。”所谓两王并封,神宗手诏中说:“今将二皇子(常洛与常洵)并封为王,数年后皇后果然无出,再行册立也不迟。”
明日更精彩
特别提醒:美好的一天结束啦,喜欢文章的小伙伴们别忘记点击文章右下角“在看”两个字并分享朋友圈哦。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万创加盟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jwcw.com/8918.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27876504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9:00-23:0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