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加盟头条

柳袁照:恩城,徐霞客曾经的远方

有一处没一处终有一处,可以停歇可以不再左盼右顾。山峰下河流边,徐霞客的远方山水田园土司的故里。 遮蔽地太久掩饰地太久,自己羁绊自己,灵魂囚禁肉体,南国的冬季也如春季鸡冠滴血。 相看无须泪眼因为虚妄无欲…

有一处没一处终有一处,
可以停歇可以不再左盼右顾。
山峰下河流边,
徐霞客的远方
山水田园土司的故里。

遮蔽地太久掩饰地太久,
自己羁绊自己,
灵魂囚禁肉体,
南国的冬季
也如春季鸡冠滴血。

相看无须泪眼因为虚妄无欲,
相遇只是偶遇如河流之水,
这一滴那一滴秋风遇秋雨,
艳艳花开终不敌不老岩画痕迹。

从中越边境“老木棉”驱车百十里地,弯弯小路从一眼望不到底的甘蔗田里穿过。来到了恩城,我原以为是一个有一定规模的古城,街路纵横,古老的房舍鳞次栉比,如丽江,至少也像江南的周庄、同里。汽车停下,朋友光学兄之朋友罗先生迎接,没有几句寒暄,即领我们又钻入甘蔗林小道。一块石碑矗立在山前:“芭字山摩崖石刻”,此山荒芜,杂树杂草遍地,尝试抬脚跨入,深浅不可知,只能作罢,绵延数百米山脚嶙峋岩石,可远观却无法靠近触碰。突然,一条荒芜石砌山道,掩映于山石草丛。甚喜,躬身弯腰而上,摩崖石刻漫漶,画面字迹若有若无。仔细辨认“成化年间”依稀可见。此山名为“芭字山”,缘何?当为满山岩上皆为摩崖字迹。

恩城,徐霞客曾所到之地。“徐霞客游记·粤西游日记二十六”记载中,有恩城一带的描绘,描绘其地理、地势、地貌,奇特、险要、瑰丽,迂回曲折、柳暗花明,水融入山,山融入水,常常是“下陷如阱,上开线峡”。其跋涉艰辛如是:“是夜明月如洗,卧破站中如溜冰壶。”景之美,与途中经历之艰难,两相比较,可羡还是不可羡?徐霞客之后,再踏他曾踏之山水,岁月之变迁,有变与不变之辨,安能了然于心?

恩城,现为一乡。罗先生的家是乡下一屯,即一“生产小队”。罗先生人呼之为“罗总”,十二年前于成都“下嫁”于此,如今已有六载未有返回故里。妻为恩城本土人氏,罗先生因地制宜于山水家门前,烹制河里小鱼小虾,有一时无一时招揽城里下乡放闲之旅人。遂成人们向往之“桃花源”,屯“村”中仅有二十余户、八十余人,户户即是桃花源人家,人人“怡然自乐”。罗先生又适时成立“公司”,人们忘其名,皆以“罗总”呼之。罗总之资产也仅三、五小屋、数张餐桌而已。山下、水边,呼朋唤友,鸡犬相闻,羡慕者何其不多?恩城之山水,疑似桂林漓江之山水,此等山水之间,有一两时辰空闲,三五朋友、一壶茶,岂为不乐?

2020年11月21日于修竹清风斋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万创加盟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jwcw.com/10195.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