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杨虎城义兄华阴三河口张自强//口述·张美玲、记录·严富余

杨虎城义兄华阴三河口张自强——张自强孙女张美玲的回忆录(张自强孙女张美玲)我记忆中奶奶口述的爷爷我大概八九岁的样子,也就是文革初期,那时也是儿时的时光,出于好奇,闲时常与奶奶聊天会说起我爷爷的事。解放…

杨虎城义兄华阴三河口张自强
——张自强孙女张美玲的回忆录
(张自强孙女张美玲)
我记忆中奶奶口述的爷爷
我大概八九岁的样子,也就是文革初期,那时也是儿时的时光,出于好奇,闲时常与奶奶聊天会说起我爷爷的事。
解放前,爷爷就去逝了,我没见过。每年,只是在过年时奶奶会把爷爷的遗像摆在桌子上让我们祭拜,我们会照奶奶祭祀祖先的样子,双手合十默默祈祷,焚香数支诉祈愿,九泉之下享平安,愿后代蒙泽福绵绵……
有时,奶奶也会给我说一些关于爷爷的点滴事,也就是旧家庭的琐碎事,我就像听故事一样觉得好奇。
奶奶说:“爷爷是陕西华阴人,在十八九岁时外出打工去了,在陕西大荔与杨虎城相遇相识,一起以擀毡为生,相处感情厚实,两人结拜为兄弟。”我爷爷比杨虎城大三岁,所以,杨虎城就一直管我爷爷叫三哥。后来又一起拉杆子搞队伍,从此,开始了他们一生的戎马生涯。为了复兴国家,青年时代他们加入了同盟会,靖国军,以丹心碧血,成仁取义的精神永葆古国山河……
小时候,我记得家里有一块大玻璃底板,下面放着好些照片,奶奶指着那些照片,对我说,哪一张是她和杨虎城夫人薛宝珍的合照,哪一张是……
另外还有一卷照片,打开一看,好多国民党将领的照片……奶奶指给我看,那长卷照片上好多人,指给我说;“赵寿山,孙尉如,冯玉祥,张学良,于右任,等等……”
不过,文革开始,那个场面太疯狂,到处都是学生游行、静坐,满街都是大字报。居委会主任带红卫兵来到我家,让把四旧都拿出来……记得很清楚的就是我两条辨子,那些红卫兵拉住我直接把一条辨子就给剪掉了,说是不允许留发辫。那种暴力行为成风,甚为狂热。他们把“破四旧”(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简单化为对一系列物化形态的破坏行动……在那种状况下,家中祖辈的那些照片,包括于右任先生的手稿、字画等一些真迹,我和奶奶全部都给烧毁了。那些东西太珍贵了,却被我们焚之一炬了,很可惜……
(张自强旧照)
奶奶说,爷爷的老家是华阴一个叫三河口的地方,后来移民了,爷爷十几岁出来没回去过,所以我父亲都不知道他老家的一切情况。
据说,上华山登天梯的铁锁链,就是我爷爷出钱打造的。而且他还出资在华阴办了几所学校,例如,陈家学校,云台中学(后改为华山中学)。
奶奶说,杨虎城也在蒲城创办尧山中学……我爷爷身边有个随身马弁,好像名叫‘丰和’。所谓‘马弁’,现在叫警卫员。他是个神枪手,打枪不用看,抬手就能打掉天上的飞鸟,主要是凭耳听。
八几年,我在部队休探亲假,父亲和弟弟来看我,说起此人,想去看望一下,我爱人派车送过去……记不清了。我父亲和我弟弟去蒲城孙镇看望过‘丰和’老人,那时,他已九十多岁了,身体还很健康。
解放前,家大业大,家门兴隆。西安明星池,社会路,甜水井路等好几处宅子都是我们家的。听说当年家里人多,一天消耗量的洋面都在五十袋左右……
解放后,公私合营,除了自己住的房子以外,其余房子都交给房地局了。
父亲有了我们姊妹五个,我为老大,下面是弟弟和三个妹妹。七五年,我高中毕业,响应国家号召,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我随父亲工作单位归属二轻局系统,我便插队到了宝鸡凤翔县。七九年招工到了宝鸡一军工单位。
我调回西安邮政局工作以后,有一天,统战部一位同志来我们单位发邮件,有信函、印刷品,我无意中看到他们所发邮件落款xxx黄埔同学会字样,我就随意搭讪,并与发邮件的那位同志聊了几句:“我爷爷也参加过辛亥革命及‘双十二’事变,我爷和杨虎城是结拜弟兄。双十二事变,就是一九三六年十二月十二日,古城西安爆发了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当时,我爷爷率部把守的是北门,北门外‘自强路’就是以我爷的名字命名的。”
那位发邮件的同志回他们统战部后,告诉了杨虎城的女儿杨拯英,之后,杨拯英打电话到我们单位,请我去统战部一趟。我到了杨拯英主任的办公室,聊完之后,她让我写一下我爷爷与她父亲的一些事。且说:“最好能找到以前的一些照片。”我说:“照片全部烧掉了,那个时候,哪里敢保存那些东西。”
华山古道百尺峡
我凭儿时从奶奶那里知道的点滴记忆,写了几页给了杨拯英,没过多久,杨拯英让他们单位发邮件的同志,捎来一封信,我打开一看,是‘通知’,让我去统战部财务室领稿费。稿费也就十七八块钱,在当时来说,这点钱已经不少了。我告诉杨拯英,我奶奶与他母亲的合照、我爷爷与他父亲的照片,以及很多珍贵的照片、字画都被烧掉了。
奶奶讲,解放前家里人很多,有站在共产党方面的人,也有站在国民党方面的人。有个叫张福厚的人,解放前是国民党戴笠的手下,解放后被政府镇压,好像是在铜川哪个煤矿劳改,一直在监狱服刑。到七十年代末,或者是八十年代初……总之,我记不清了。好像刚刑满释放出来,还来我家看我奶奶,一进门就嚎啕大哭,捶胸顿足地跪到地上说,是他对不起我奶奶。我听奶奶提及过此人,不但在戴笠手下干了很多坏事,还在解放前家里串通闹分家,搞得鸡犬不宁……因为那时爷爷已病逝,家中群龙无首。
爷爷在世时,他很威严,家里人都怕他。但凡爷爷进院门,那整个院子就鸦雀无声了……总之张福厚来我家,我奶奶始终没答理他……
华阴陈家原三河口街道遗址
我爷有四个儿子,大伯张福仁,我父亲张福寿,三爸张福勇,四爸张福从。文革前,他们兄弟都有往来。从文革开始至今,就再无来往,相互之间就杳无音讯了……老一辈们估计也都不在人世了,好多事我也记不起来了。
西安事变后,我爷爷就下野了,从此隐姓埋名,私下与共产党有联系,听说原西北局书记刘澜涛,霍士廉,都曾在家中住过……
解放前一年,即四八年,我爷爷得了‘噎食病’,也就是现在叫‘食道癌’去逝……
我奶奶说,杨虎城曾关押重庆渣滓洞被迫害致死的,灵柩运回来的葬礼仪式上,奶奶、父亲被邀在主席台上。完毕之后送葬,灵柩安放在今长安双竹村‘杨虎城陵墓’……
杨虎城与我爷爷都是西北第十七路军,爷爷曾在十七路军任过旅长,西安文史资料有记载……
大概在三十年前,华阴县曾来人找过我父亲,说是要写县志,了解我爷爷的事……记不清了。
回想往事……我家原先在西安儿童电影院斜对面观音寺前巷居住,杨虎城夫人‘张蕙兰’在观音寺后巷居住,后来城市改造,那里现在已是居民楼群了……
经年往事,有过岁月的片片段段,有着难言的悲痛与欢笑……我们都成长了经历,只是不曾懂得祖辈们昔日的辉煌……
作者简介
严富余,1963年生,大专学历,陕西省华阴市王道一村人。华阴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干部。爱好写作,酷爱民间文化,渭南市作协会员。在各类媒体网站发表作品一百余篇。出版《华阴民俗》《华阴笑林》两部书。
1286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万创加盟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jwcw.com/11561.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