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小说坊|流浪的人《大文坊》第二期(总417期)

刘旭,西安人。教育工作者,一个喜欢文字与音乐的女子,一手烟火,一手诗文,在清浅的岁月里,安然低眉的将日子打点的充满诗意。流浪的人冬日的早晨,寒风瑟瑟,黎明唤醒了忙碌奔波的人,他们行色匆忙穿梭于灰暗的黎…

刘旭,西安人。教育工作者,一个喜欢文字与音乐的女子,一手烟火,一手诗文,在清浅的岁月里,安然低眉的将日子打点的充满诗意。
流浪的人
冬日的早晨,寒风瑟瑟,黎明唤醒了忙碌奔波的人,他们行色匆忙穿梭于灰暗的黎明中,平淡宁静的日子就是这样在琐碎的忙碌中安暖的前行着。
街头。他衣衫褴褛,蜷缩着身子,躺卧在冰冷的水泥地面上,是昨夜的寒冷夺取了他苟延残喘的生命吗?还是此刻并未睡醒。
不!昨日这个时候,也是寒风凛冽,天色灰蒙,他早早醒来,已开始活动,不知是腿受冻不能行走,还是身体不适亦或年迈腿脚无力?总之,在这寒冬腊月里,他坐于马路中间,肮脏破旧的军绿色衣裤,在寒气逼人的早晨,显得有些单薄。灰白的发须凌乱不堪,尤显得突兀与刺眼,过往的车辆小心翼翼地绕着他。他目光迟疑,脸色蜡黄,双手撑地,艰难的往前挪着。??
冬日的天空灰蒙蒙的,偶有几只鸟雀从头顶掠过飞向远处,道路两旁栾树叶在凛冽的寒风中欢快地飞舞。路上过往的行人在刺骨的寒风中瑟缩着匆匆前行,岁月的溪流在平静而欢快的忙碌中向前流动,永不疲惫。

中午太阳露出了微弱的光芒,洒在身上令人心情有些舒畅,不知何时他已经来到了小吃街这边,不,应是挪过来的。他坐在路边,木然地注视着过往的行人,如看一道熟悉的风景线。
路旁的月季开的正好,道路上匆忙的脚步川流不息,无意为谁停留。一群受惊的鸟雀,“哗啦啦”的飞上墙头、枝丫……
翌日早晨,凛冽的晨风迎着一缕朝阳,明媚舒适。那块冰冷的水泥地面上不见了他佝偻卑微的身影。
生活还是如水地继续着,人们为匆忙琐碎的日子奔波,出摊的小贩在路边叫卖着,厂子里的广播响起,职工们依旧骑车忙碌上下班,街边苦楝树叶不知何时已落尽,几棵小草在凄冷的寒风中相依相偎,迎接着寒风的侵袭!
去年那个春寒料峭乍暖还寒的日子,冰凉的石板之上他瑟瑟发抖,蓬头垢面,衣衫褴褛。街上车水马龙,街边的他如同一片风中飞舞的枯叶,落寞无声。他是谁的父,又是谁的夫?可曾有过逐梦年华?可曾有过温暖的人儿相伴?谁也不知他来自哪里?为何成了如此这般?????
很多时候,街头就是他的家,他常突兀地坐在墙角旮旯或者马路边,在那里低垂着头双手交叉放于衣袖,或者抬头目光空洞地注视着过往的行人。偶也有起身拄棍时,步履蹒跚于街边搜寻果腹之物,但收获甚微。
又是一个寒凉之夜,他如同以往席地而坐,靠在路边冰凉坚硬的铁栏杆旁,目光呆滞,神情萎靡。夜清凉如水,一弯新月挂于天边,路灯微光柔和,街上行人三两。
这时夫忙走过去,递上刚买的食物,他缓慢的伸出粗黑的大手接过食物,眼神中闪过一丝感激和温暖。每遇他时,我们总会习惯性地给他一些食物或衣物。偶也见他手里拿着好心人给的热包子,身着好心人赠于的衣物。世间万物,因果循环,常怀仁爱之心,常修宽人之道,愿他在这寒凉的夜能得到丝丝温暖。
时间如风一般转瞬即逝,匆忙的脚步来不及停留,该去的终将离去。他终究是走了,在这冰凉的寒夜离开了,离开了这个他流浪多年的地方,离开了这个恬静祥和的小城,不知去了何处。
世间万物皆不过匆匆过客。愿你我在这繁华烟火里,都能被温柔以待。愿流年不负,岁月可期。
【朗读者】杨洁,曾任江苏省南通市通州歌舞团导演、团长兼书记、通州文联驻会副主席,南通市剧协副主席,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中国傩戏学会会员,中国音乐家协会戏曲声乐研究会会员,江苏省导演学会会员,江苏省曲艺家协会会员;南通市第八、九、十届人大代表;南通市十大魅力女性;南通市优秀共产党员;南通市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作品《狗子与花妹》1996年荣获CCTV第三届小品大赛银奖、个人获最佳导演奖;《罗密欧与朱丽叶》荣获中国“曹禺杯”金奖;小话剧《欢庆与建国》荣获中国“戏剧杯”金奖、个人导演奖、江苏省“五星工程奖”金奖;另有数十个小品获得省部级金奖;话剧《那一瞬间》获得“中国戏剧杯”金奖并作为建党九十周年献演剧目被中国剧协选中在北京梅兰芳大剧院演出。从艺以来真可谓拿奖拿到手软。微旬刊《大文坊》编委兼大文坊全国文创基地南通主任。
编委会主任:张兆昆
本刊总顾问:朱炳明
本刊总编辑:贾永红
影视技术:杨世英
投稿邮箱:446171638@qq.com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万创加盟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jwcw.com/12404.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