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知识

卢氏文苑 | 多 朵:带父母游北京

点击蓝字关注加星标

带父母游北京

文/多 朵

每次回老家,看着亘古不变的大山和几十年不变的老屋,相对应的却是父母日益年迈的身体,心里头就萌生出带他们走出大山去看看的想法。

首先想带他们去的地方是北京,因为北京是父母这一代人心中的圣地,毛主席是他们心中的神,带他们去北京瞻仰毛主席,也是圆了他们的梦。

今年,母亲的生日恰逢五一假期,就有了把这一想法变成现实的愿望。

说走就走,立刻去报团。今年的五一小长假受去年疫情的影响,旅游行业格外火爆。几番周折总算是报到了时间、行程都满意的团。报上之后就开始规划着出门要带的物品:药、衣服、生活用品等等,临出发前再挨个检查他们的行李,既要周全又要精简。
一号中午出发,三位七旬老人每人一个背包,跟在我的身后,我成了名副其实的“队长”。这让我想起27年前,也是这样的阵容:父亲挑着行李卷,由见多识广的姨父带队,带着母亲和我,千里迢迢赴外地求学。我怯生生地跟在母亲身后,好奇地打量着陌生的大都市,内心充满了新奇和警惕。第一次挤火车,第一次住旅馆,第一次打“的”(当年打的是摩的)……一晃20多年过去,生活完全调转了方向,现在由我带领他们出门去,想到这里,此次旅行的意义凸显。

父母第一次坐卧铺火车,一看到自己的铺位是中铺就犯了愁,这可怎么爬上去?有办法,我先示范给他们看,再扶、拉、拽,总算帮助他们艰难地爬上窄仄的中铺睡下,我赶紧跟旅行社联系,返程可不能再是中铺了!

感恩父母

第二天凌晨到达北京,第一站就去了天安门广场。看到雄伟的天安门、人民英雄纪念碑、人民大会堂和国家博物院等这些在电视中看到过的标志性建筑,他们难掩心中激动,纷纷拿出自己的老人智能手机拍起了照片。接下来去了毛主席纪念堂,瞻仰毛主席的遗体。排队俩小时,瞻仰两分钟,出来后每个人都表示意犹未尽:“都没看清楚”、“排了这么长时间的队,才让看一眼”、“毛主席的脸没咋变啊,还是红光满面的”……

感恩父母

第三天上午是观看升国旗仪式和登八达岭长城。下午近观水立方、鸟巢、国家体育馆。第四天早上逛了颐和园、什刹海,下午游故宫。导游把时间安排得很紧凑,北京有名的景点基本上都走马观花游览一遍。我负责全程跟拍,回家后再洗出照片供他们保存。看着母亲在我的镜头前举起可爱的剪刀手;父亲拘谨地一遍遍梳着自己“大背头”;姨父欢乐地开怀大笑时,我的心里也是累并快乐着。

途中,他们用自己的方式交流:看到颐和园碧绿的草地,他们说:“这草长得齐扑扑的,是个放牛的好地方。”;看到天坛公园里的百年古树,他们赞叹:“这些树可都是做棺木的好材料呀,这一棵柏树就能拉五六副土料板。”;看到光亮的卫生间,他们说:“城里人的厕所比咱们那儿的厨房都高级。”;看到什刹海的四合院,他们说:“这儿的房子和咱们那儿的一样,还没咱家的院子宽敞。”我默默地听着周遭也只有我能听得懂的河南方言,忍俊不禁:他们可都是“老小孩”。

感恩父母

游玩结束打车去车站,滴滴师傅听口音判断我们是外地人,问:“来北京玩的吗?”我们说:“是呀。”小伙子笑了一下说:“北京有什么好玩的?”我心里想:你是北京人,你自然不觉得北京有什么好玩,可全中国的人民都想到北京来看一看,这里毕竟是中国的首都,是中国的心脏。嘴上却说着:旅游不就是到别人看腻的地方去看一看么。
俗话说:你养我长大,我陪你养老。出门一趟,我对这句话有了更深刻的认识。老年人,尤其是深居农村的老人,真的是与这个文明的现代社会格格不入:他们不懂得刷脸,过不了车站的安检;他们不会微信支付,没有支付宝;他们不知道打车要用“滴滴”,吃饭要叫“外卖”;他们不懂得干什么事情都需要排队,不能挤;他们不明白城市不能随地吐痰,乱扔垃圾,不能在公共场合抽烟;他们也不会说普通话,与当地人交流几乎不可能;他们眼花耳背,导游的讲解一大半似懂非懂。父亲的打火机被安检人员没收N次,又退回N次;母亲被紧张的行程累到腰酸背痛,看到台阶都要坐下来歇会儿……
可“儿不嫌母丑”,看着他们慌乱窘迫的样子,我觉得太正常不过。我尽可能耐心地教他们,给他们解释,跟外人沟通,让他们尽量适应这个飞速发展的时代,这时候我觉得我是他们的铠甲。
也幸好这是一个向善的社会,一个包容的社会。带孩子的年轻母亲,主动给老人换了下铺;同团的女士在吃饭时多次给老人盛饭;乘车时,大家都主动让老人坐在前排。更有诸多的赞扬声:你们七十多岁了,还能来北京来旅游,身体可真不错。听得三位老人心里美滋滋的。
傅首尔说:“不要代表这个时代淘汰你的父母,帮助他们,接纳他们。让父母觉得他们和你一起拥有这个精彩的、日新月异的、令人炫目神迷的时代,这才是给他们的最好礼物。”时光易逝,爱经不起拖延。带父母看风景远胜于带父母去医院,趁他们思维还清晰,身体还硬朗,腿脚还灵便,多带他们出去看看,莫留下“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遗憾,就是做女儿的心愿。

—END—

注:文中部分图片来自于网络

作者简介

岳朵朵,网名多朵。喜欢文字和瑜伽,是一名兼职瑜伽教练。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书和瑜伽是我的诗和远方。

往期回顾

● 我的宝

● 空空的山村

● 母亲三部曲

● 20年辗转回家路

●“井喷”下的病房实录

●来自一线的抗疫日记

●抗疫路上 灵魂七问

●现代年味儿

卢氏文友群主办

首席顾问

车迎新

文化顾问

牛爱民 任耀榜李宏文张银成 周天鹤 董建中寇一洵(按姓氏笔画排序)
文苑编辑部文苑总编:知一和文苑主编:卢一辉执行主编:张淑清责任编辑:张一瑞 张欣燕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本期编辑:张淑清

投稿信箱:一一一一一一一LSWY1818@163.com
广告外联部微信联系:白雪baixue7818微信联系:邹楠zounan159
▊声明感谢关注《卢氏文苑》。网站与公众平台转载《卢氏文苑》所刊发的文章,须征得《卢氏文苑》授权,并请注明出处,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任何组织、平台和个人,不得侵犯本平台应有权益,否则,一经发现,本平台将授权常年法律顾问予以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法律援助单位:河南共同律师事务所
▊法律顾问:宋海峰律师

扫码关注我们

请大家识别二维码关注卢氏文苑,并设为“星标”,以便于您第一时间收悉卢氏文苑微信公众平台的更新动态。欢迎在文末“写留言”处留下您的精彩评论!点击“在看”推介给更多的微信好友!投稿作者请提供简介及照片,切忌一稿多投!

喜欢本文请点赞分享一下吧!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万创加盟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jwcw.com/15120.html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