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知识

胡东伟|大唐的一缕和乐香(修改版)

大唐。虽然女人曾经夺取了天下,还纳了男宠,盛极一时,但还是被男子夺回了局面,一切又照原样进行。与之同时,女子的地位也得到了空前的提高,可以接受教育,吟诗作对,抛头露面,并且没有后世程朱理学的摧残,有着解放了的天足和相对自由的婚恋,也不必为失节而献出生命。

在山南道邓州南阳,古宛城南三十里,有一城曰三公,有一镇曰中雷,有一庙曰文殊。(今宛城区黄台岗镇三十里屯范蠡村)寺庙香火很盛,若有风起,香灰就会弥漫白河(当时叫淯水)的上空。

这个小城有三个著名的宅子,一曰范蠡,二曰何进,三曰孔嵩。古香古色,居河之畔,又为渡口,离大城有点儿距离,是个理想的隐居之地。城内的围墙被游人随意涂鸦,如果有心人细看,还有李太白未干的墨迹:行书“李白到此一游”,小楷:“陶朱与五羖,名播天壤间。”

在这里生活了十四年的赵娟刚刚埋葬了她的义父,也仿佛埋葬了以往安定的岁月,回到小时候曾经经历的莫名的惊惧里,茫然不知前路何方。

也许人间的一切都是轮回。那个历史上著名的南阳古宛城,自从经历了曹操和张绣的大战,便一蹶不振。这个两汉时期全国屈指可数的大城市到了北周连县治都不是了,隋朝南阳县治大约在今天的潦河境内。唐初沿袭隋朝,武德三年(公元620)年又为宛州治所,八年又撤宛州复入南阳县,属邓州。高宗李治凤仪之前南阳县治又复归宛城。赵娟经历了漂泊到安定再到漂泊,内心早已五味俱陈。

这是公元755年的夏天,满城的月季在斗艳争芳,游人都在说今年的月季似乎比往年更大更香,全然不知道后来他们会“感时花溅泪”。

黄昏夕阳坠,一弯月渐生。

一骑自宛城驶来,目标就是三公城里的文殊寺。听说文殊寺的菩萨特别灵验,能消灾得福。

马前是一青年,马后是其母亲。

这个青年英俊潇洒,气度不凡。不知道曾经祸害了多少无知少女。家世小康,各方面都说得过去,就有一点儿不好,长得特不像乃父。

不仅比他高,还比他帅,更比他聪明。乃父的鼻梁有点塌,他却天生龙准。乃父的耳小,他却招风。

一时间流言四起。

他问母亲,母亲目光闪烁,问父亲,父亲则闷酒浇愁。

他曾暗地里打听过,没听说他母亲有什么风流韵事,当年是小家碧玉,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婚后又恪守妇道,实在挑不出什么错来。

同州(魏州)有个官家少爷,在街肆与他狭路相逢,力气拼不过,诗文也拼不过,就侮辱起他的身世来:“野种学的再好也是野种。”

他气不过,抡起手就打了那个官少,居然把官少的一只耳朵打聋了。

官少的父亲知州大人大怒,发誓要让他家破人亡,断子绝孙。抓走了乃父,乃父透露非其亲生,赶走母子,恩断义绝,知州大人仍不肯放弃,执意捉拿归案。

他遂携了母亲四处逃亡。那些和他相好的阿红阿翠什么的,除了哭泣什么办法都没有。在津渡,看杨柳依依,无所赠,唯有折枝告别诸女,并题诗曰:

摧折柔条千万枝,

春风犹未解相思。

年年陌上柳新绿,

正是离人泪下时。

酸风湿了诸女的眸子,并且酸了十里,当时阿红阿翠就要舍家抛业随他而去,被母亲喝止了。

一路上餐风露宿自不待言,这一晚来到宛城地界,听说这三公城里的文殊寺特灵验,遂想求了菩萨,好免这一世奔波。

开门的和迎接的都面无波澜,一如这三公城的夜。碧天如洗,三两星辰,一弯明月。经声和木鱼声自大殿传来,洗绦内心的不安与惊慌。

一夜无话。这青年之母看这地方依水而筑,与世无争,竟生了隐居之意。于是停留了许多时日,又隐约觉得这地方很面熟却明明从没有来过。自从经历了乃父的断然舍弃,母亲心中的罪孽感越发沉重,每日唯诵经祈福,鲜有外出。

又一个月高风黑之夜,青年正待入睡,一阵悠扬的笛声在街心响起,时而轻缓,时而急促,似诉平生不得意。

青年一时技痒,竟拿了自己的玉笛,悄悄地赶到街心,来个双响。只见街心站着一个怎样绝色的美女啊,衣袂飘飘若仙子。玉唇轻启,粉黛薄施,略带泪雨,正含悲。见他自来,拂袖而去。转身那一刻,他居然觉得她有点儿像母亲。

哪里像,他也不知道。竟一时呆住了。

此后的夜晚,他曾无数次在街心溜达,想寻找答案竟一无所获。要不是母亲告诫他低调行事,他非把三公城找个底朝天不可。

他自以为的低调,却被三公城卖烧饼的少年孔方看在眼里。这烧饼在唐朝叫做“胡饼”,是风靡一时的食品,唐朝著名的美食,大约是西汉张骞通西域后带回汉地的,达官百姓都喜欢。先发面,再用酥油和面,入炉前在胡饼正面撒上芝麻、胡桃仁等,烤制后不仅鲜香酥脆,令人心旷神怡。少年孔方,自是烧得一手好胡饼,正奇怪赵娟何以许久未来光顾了,却发现这个陌生的青年天天在眼皮子下晃悠 ,便疑心与他有关了。就特意在一炉胡饼上多抹了许多酥油和坚果,周边的人莫不被香风所吸引,纷纷解囊,连青年也忍不住凑上前去。

“胡麻香脆入即无,况是赧郎新出炉。” 在大唐,会吟诗的人待遇就是不一样,旁边人纷纷击节而叹,给他让出一条道来。但是孔方却不吃他这一套:“排队去,不许加队。”

青年红了脸,正待扬长,却抵不过香味的诱惑,只好老老实实地排起长队来。好不容易排到跟前,拿了两个胡饼,上来就咬下一口,递给孔方四枚开元通宝,孔方却不干了:“一个胡饼四文,两个得八文。”

这下轮到青年不干了:“你这厮欺人太甚,为何别人都两文一个,到我了得四文。” 孔方捋了把不存在的胡须 ,“你这人见识何其短浅,物之不齐物之情也。我这上好的胡饼本来就是四文一个,因为这里是老乡我才优惠一半,你又不是父老乡亲,可不就得原价。” 青年没话说,只好伸向腰间,却发现没有多余的通宝,就要放下一个胡饼,孔方不许,说你的手已经把胡饼弄脏了,别人不会要的。 孔方把胡饼炉敲得震天响,并且捋起袖子露出经年劳作粗壮的胳膊:“有人想吃霸王餐了”。

这一嗓子不要紧,平时都不知道钻在哪里的人都出来了,变戏法似的就将附近围个水泄不通,那些一辈子都没洗过的衣服发出酸腐的臭味来,人人挤在一起却毫不介意,除了这个青年。他差点儿没晕过去:“容我回去拿钱来。” 孔方挡住了他:“谁知道你哪里的人,万一就此跑了呢?”

青年脸红脖子粗:“我们读书人,历来最讲诚信了,哪里就会跑了。”

孔方哈哈大笑:“张仪是读书人吧,用商淤之地骗了仁德的楚怀王,还使屈大夫跳了江。你读的书难道比张仪还多么?”旁观者都发出嘿嘿的声响,机械整齐划一。

青年无奈,拿出随身的玉佩,“这下可以了吧。”孔方拿着玉佩,又是咬又是吹的“不像我们这的独山玉啊。” 这时候赵娟不知道从何处走来:“孔哥,你又欺负人了。”

孔方立即收了凶狠的面孔,把玉佩藏在背后,摆出一副傻乎乎的模样,并且搔了搔头,拍了拍青年的衣领:“兄弟逗你玩呢,赶紧回家去吧。” 青年道:“我这就去拿钱来。”“什么钱,赶紧回家,你给过饼钱了。”

赵娟直接把手伸在孔方面前:“交出来。” 孔方想装傻,赵娟说:“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孔方赶紧交出了玉佩,赵娟把玉佩交给青年:“公子受惊了。” 青年呆望着赵娟:“这不就是那晚的姑娘么?” 赵娟脸一羞,扭头就走,青年还呆在当场,孔方却觉得自己很难受,仿佛什么珍贵的东西突然丢失了。 这场闹剧是散了,但围观的人里却有人认出了青年。魏州府的官文毕竟是派出去了,在高额的赏金诱惑下,自然会有人多看几眼。三公城作为进出宛城南的必经之地,少不了人杂眼多,就少不了有人去领赏了。就在这年的冬天,安禄山正式在范阳起兵,掀起了大唐的腥风血雨,并且势如破竹,很快就攻克了洛阳。756年正月初一,安禄山在洛阳称大燕皇帝,改元圣武。

可笑那魏州知州家的官少亲自带了人马来捉他,路上遇到安禄山的叛军,竟被活捉了去。

这一切,青年都不知道。他叫玉生,他只知道文殊寺的经声特别有魅力,让人听了就不想走。更兼有迷人魂魄的赵娟,他情愿余生都在三公城度过,虽然孔方似乎对他天生有敌意,但那个人心眼不坏,只是他隐约感觉,孔方会给他造成很大的压力。

官少很快投降了叛军,并且答应帮叛军策反他的父亲。原本固守金汤般魏州城的知州大人,千算万算没有算到他的儿子仅仅用了一杯带有迷幻药的酒就轻易攻克他的防线。醒来后他破口大骂,甚至后悔为什么当时玉生不一拳打死了这个逆子,害得他辜负朝廷,有辱祖宗。恼羞成怒的聋了一只耳的官少,居然一个箭步冲上去,当着叛军的面手刃了他的父亲,他的母亲和两个姨娘气得当场撞墙,追随他父亲而去。官少被大燕皇帝安禄山亲命为先锋,从洛阳出发,攻打叶县和南阳。攻克叶县的大将军意气风发,却不想在宛城北遭遇激烈对抗,那个曾经的官少莫名心烦,回想往昔,愈发憎恨玉生。于是率领小分队绕开宛城,向着三公城进犯。

叛军小分队在三公城附近迷了路,进入三公城后竟然丢弃了盔甲,这是极不正常的事情。但是他们又一筹莫展,他们看到的是一个个微笑的百姓,在街头信步走过。一时间竟忘了此行的目的,他们的武力无法施展,他们的心从没如此从容。他们突然后悔曾经的杀戮,多想永远享受这些安宁的时光。他们的父母、儿女都在呼唤他们弃甲归田——是的,他们一个个都想家了。卸去强带在身上的铠甲,他们也只是一个个普通的百姓。

正饥渴难耐,一个白衣胜雪的女子携带一些童子端上香喷喷的米饭,他们居然没有拒绝,吃完后他们都睡着了。等他们醒来时,恍若一梦,不知道自己究竟在何处,经历了什么。

这个女子就是赵娟,十四年前,她才三四岁,流浪在一个不知名的街巷,与狗为伍,一个英武有力的中年男子收养了她,带她到三公城,还捐献了这么一座寺庙。

你这身体需要调理。

你天生就是极寒之体,须得内功方得压制。

这内功又须得心意相通之人使用方得完美。

养父是这么给她说的。

她不太理解,直到有一次秋天差点冻死过去,才惊觉养父什么都知道。

只是这世上人海茫茫,心意相通者能有几人?就算心意相通,有几人能刻苦为她习炼?

所以她十八岁了还是独身一人。在那个早婚早育的年代,再不嫁都成老姑娘了。虽然卖胡饼的孔方总是黏糊糊地粘着她,她却不喜欢他,而且也知道他无力给她想要的心灵相通。养父早已撒手人寰,死前还给她吐露了一个秘密。

他虽然终身未娶,年轻时却在寺庙附近邂逅了一女子,那女子长得有点儿像现在的她。说这话的时候,养父不再咳嗽,陷入一种深深的缅怀之中。

是了,是她主动给他抛了橄榄枝,那双眼睛顾盼神飞,手挥舞着空气就像打在他胸口上。

他们眉目传情,他们书信往来。

他们把百合花栽无人来到的野外。他们效法诗经,他们效法春秋,他们欲结秦晋之好。

那个春三月在出现在春秋野史里的苟合让他们有了爱情的结晶。然而她却突然消失了,就像她悄悄地来。

说到这儿,养父剧烈地咳嗽起来,死命地拉着她的手,就像拉着梦中女神的手。

哦,对了,苦寻几年后又遇到了那个她,避无可避才说了实话。她说她是奉命来的,婆家之命,家族的秘密。

在她们那个地方,有些人无法生育,就会借胎。借寺庙求子之机,趁机物色中意的男子。

他真没想到,他以为情定一生的爱情竟是如此荒唐而可笑的孽缘!

他念念不忘,却又不得不忘。

他跟随高仙芝征战吐蕃,本欲马革裹尸,但看了太多的生死,又觉得心灰意冷,厌倦了征战,就悄悄地隐退。

那个早年出现在他生命里的女人是他一生的痛,他只知道他有一个孩子在人间,连性别都不得而知。收养女孩也仅仅是因为她长得太像那个她了。

养父的死让她泪流满面,原来她自始至终都是如此地可怜!

养父有一身绝学,也传给了女孩。其中有一种点香的绝技,能瞬间让人丧失斗志,达到和乐的境界。

叛军遇到的迷魂香就是他传给女孩的衣钵。香传百里,百里和乐。他还有一本功法,只有和女孩心意相通才能修炼。而且这一世只能有一个人来修炼,否则就会书毁技亡,人毁魄亡。而只有那个心意相通且修炼了功法的人才能救她。

至于什么是心意相通,女孩子并不知道,但她知道如果吹笛的时候她心乱颤就对了。

那天晚上,青年玉生和她对笛,她竟意外感觉到了颤抖。

对方是能和她心意相通的人,她是这样想的。

她多想看看对方是谁,但女孩子的矜持却让她拂袖而去。

事后她密切关注这个人。在三公城里,一只鸟也没什么秘密。得知孔方欺负玉生下不得台来,她才忍不住走出来。

被放了的官少自然不肯再回叛军大营,他擅离职守早已是死罪了。他现在无家可归了,他思前思后,把一切罪过都归结于玉生的一巴掌,全然忘了自己是怎样的飞扬跋扈。他人生的支柱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取了玉生的生命。

在军营里,他学会了用暗器,也学会了用毒,他把毒喂在暗器上,他要用这来实现他的目标。他忍受了饥渴和路人的白眼,为了几文钱的馒头给人下跪,手心攥得死死的,恨极了。在他过去的人生里,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何曾受过如此屈辱。一路颠沛流离再次来到三公城门口时,他昂天长笑,继而泪流满面。

孔方看出了赵娟和玉生似乎都有好感,想把这苗头扼杀在摇篮里。他更加频繁地去接近赵娟,并且暗地里威胁玉生,让他早点儿离开三公城。玉生自是不肯,他们相约第二天在城北的范蠡祠外决斗,谁胜了谁才有追求赵娟的资格。

那天晚上孔方挑着胡饼炉碰到了在草地上睡觉的官少,官少差点儿就要拿出飞镖暗杀了孔方,又忍了下去。他要的是一击得逞,绝不想节外生枝。这一切都被赵娟看到眼里,然后她又看到官少在文殊寺外徘徊,便疑心他的目标是玉生。

玉生和孔方一上来就扭在一起,打得天昏地暗。官少就那么静静地藏在人群之中,披发散衣,乞丐的模样。两人为赵娟扭打,她也不好出头,又放心不下,只好带了斗笠,在暗中窥伺。在官少出手的那一刹那,赵娟的剑也随之而起,击向暗器。暗器虽然被打落一边,却不想居然别有洞天,从中间又出来一枚刺破了玉生的皮肤。

孔方大怒,追官少而去。他要的是光明正大地击败玉生,而不是让玉生遭到暗袭。赵娟见状,也立即赶去。被追到白河边的官少已经无路可退,只好再度出手。暗器带着风扑向二人,二人都同时扑倒。又一波暗器来袭,二人互为犄角。官少见状不妙,就跳入滚滚白河之中。赵娟和孔方寻觅不得,只有离去。

玉生虽然不算文弱,但仍然是书生,除了高叫“天亡我也”并无可行的办法。他念叨着赵娟的名字,陷入昏迷。

他母亲在一旁叹息孽缘啊,就像她当年一样。孔方求见,也被她拒之门外。

采草药的萍儿是他新交的朋友,见他危险,便不顾老爹的心疼,偷了自家祖传的灵芝并几味中药,熬制了喂玉生服下。南阳是医圣张仲景的故里,盆地周边的中药材也是上好的,中医世家也多,萍儿家就是其中之一。

按道理,玉生就算治不了也不会死,但他却发烧愈加厉害,眼见就药石无力。

突然间,一缕清香弥漫了三公城。所有的人昏昏欲睡,一个雪白的身影悄悄走向他所在的房间,给他喂了一粒还魂丹。并且献上了自己的初吻,把一口真气洒向男孩的嘴里,并用意念给他传授了那个今生只能一个人练的功法。

夜幕中,只有她踉跄的背影沿河而去。

第二天,暖阳照遍了大地,他意气风发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大家都称赞萍儿家的草药厉害。他却隐隐约约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但就是说不上来。

母亲愈加喜欢这个萍儿。多好的孩子啊,会医术还有仁德心。

你该收心了,母亲这样告诉他。

他的思绪却总是回到那晚,那团白影,那曲笛声来,回到那个被孔方欺负的下午,那一声颤人心房的娇叱。他不敢违拗母亲,却拒绝跟萍儿交谈,把自己封闭在暗室,写着一首又一首伤感的诗词。

未寄春心已闭门,百花开落酒盈尊。

杜鹃啼血犹能见,窗外绿纱空断魂。

…………

不甘失败的官少,自己毁了容,又混迹叛军之中。756年6月,叛军一度攻下宛城,见人杀人,见佛杀佛,流血百里,一片狼烟,还把三公城围得水泄不通。三公城内还有从宛城逃来的部分官兵,大家同仇敌忾,誓与三公城共存亡。三公城一面临水,三面寨墙,有着自己强悍的水军。叛军都是陆军,轻易上不得水路。双方厮杀半月,互有胜负,眼见粮草不足,都欲速战速决。孔方和玉生组织十五人,欲夜袭叛军粮草。不料放火那时,被毁了容的官少发觉,将他们团团围住。官少的暗器用得愈发炖青,一下子就消灭了五六人。正危险的当儿,玉生听到了熟悉的笛声。

她终于来了,她是踏着祥云来的么?不对,为什么她的气色那么差?

他忍不住向她走来,四目相对,分明都有一种情愫在流动。官少的功力被赵娟刻意压制了,恼羞成怒的官少命令周边人向他们射箭,密雨般的箭簇从天而落,眼见得就要射中玉生的心脏,被赵娟手起剑落打在一旁。却不防官少趁机打了带毒的暗器,直奔赵娟,在这危险的当儿,孔方替她挡了一下。一种刺心的疼瞬间传遍了胳膊,孔方知道需要尽快决断了,于是自断一臂,血流如注。

官少哈哈大笑,玉生怒起,一剑了结了官少的余生。赵娟赶紧给孔方包扎,一队人趁乱逃脱了。赵娟说你们原本不用这么拼命,但是我回来晚了。我想通了,该面对的都需要面对,我不能因为自己的任性置全城百姓于不顾。

叛军大部队涌来,三公城危机四伏。大部分人主张血战到底,但是也有极少数贪生怕死的人准备逃亡。并且真的有人逃出生天了,其实这是叛军在故意放水,消耗三公城内的有生力量。

孔方自知无力抗敌,也无法得到心爱的姑娘,就留下书信一封,飘然而去。玉生和赵娟深夜对笛,像高山流水,又像空谷深涧。他们开始修炼养父留下的心法,她的心剧烈地颤抖,他体内一股气流汩汩上升。周边升起阵阵祥云。

玉生想让母亲见见未来的儿媳,就执意拉了赵娟进了文殊寺旁玉生家的租房。萍儿带了草药在傻傻地和母亲聊天。见有人来,脸上的云朵阴晴不定,瞬息万变。玉生也不理,径自超母亲走来:这是赵娟。低着头的赵娟脸上飞起一片浮云,向着母亲道了万福,才敢抬头。

突然,她止住了笑容,指着他母亲很是失礼:

”你,你是宋婉清。“

那轮廓曾经多么像她啊,尤其是她腰间的玉分明和养父的是一对儿。

她痛苦地说不出话来:”义父啊,我终于替你找到了她。”

她提起剑对着他母亲:“你认识赵德山吧,我就是她女儿。”

他母亲一下子瘫倒在地上,但她手中的剑却被他无情打落了。

“你疯了,这是我母亲。不管以前有什么,这都是我母亲!”

你说的对,她是你母亲,也是我义父找了一辈子的人!

上天啊,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心意相通又有什么用,教了功法又有什么用,还不是一样功败垂成,也许我这是逆天改命,注定得不到结果的。

娟儿,你要放下执念。

娟儿,你要放下仇恨。

迷茫中,分明是养父深情的呼唤。

她的万丈青丝,瞬间就白发苍苍,凄笑着走了。

玉生虽然心疼,却始终不肯迈出一步去挽留,也无法挽留了。与其在母亲和爱人间做个决断,他还是要自己的母亲,哪怕一生都会郁郁寡欢。

叛军准备攻城,愁云笼罩在三公城的上空。玉生已经做好了玉碎的准备。

突然,萍儿收到了一封神秘的信,教她如何制作和乐香。

青烟袅袅穿过三公城的围墙,所有叛军都在梦中被人用小船拉到了别的地界。

明眼人都看出,这是赵娟的手笔。

娟儿,你在哪里?

玉生和萍儿无数次在三公城外徘徊,却再也没有见到白衣胜雪的娟儿。

几年后,他奉母命和萍儿完婚。在婚前,他对萍儿说,他要为赵娟守节三年,赵娟没有和他一起修炼功法,恐怕早已不在人世。萍儿同意了,并且三年茹素,为赵娟祈福。婚后全家复返魏州。

757年正月初五,安禄山死在儿子安庆绪的刀下,仅仅做了一年的假皇帝。十月,唐军收复洛阳。758年,史思明杀了安庆绪,称大燕皇帝。761年,史思明被其子史朝义所杀。763年春,史朝义于林中自缢,安史之乱结束。

十五年后,玉生和萍儿带着后人再度游历三公城,感慨万千,并且点了好多和乐香。

方圆十里的人都沉沉欲睡,浑然不觉少过了一天。

除了林荫道上的一对中年夫妇。男的独手翻着胡饼,女的在吹笛,他们的身后,一个十来岁的少年正在兴高采烈地玩着爹爹刚做好的楝子枪,阳光正好……

作者:胡东伟,男,河南省南阳市文学爱好者。

花间醉酒

一个不止有诗词的公号

||||||||||||||

《花间醉酒》诗词天地团队

总 编:祁娟 副总编:黄显召

执行编辑:侯建 诗歌编辑:胡东伟

小说编辑:陈婉 总顾问:尤红梅

初审:刘芽萌 肖绍柱 孙建英

终审 :张天艳 陈立娟 黄显哲

来稿要求:微信平台原创首发,接受版权保护。

稿件类别:诗歌散文小说杂文古诗文等纯文学稿件。

初次投稿:随稿附作者个人简介及生活帅照。

稿酬发放:前七日读者赞赏,微信发放,不计后续。

特别告知:本平台不开白,不撤稿,除非编辑失误。

《青花文学》联盟投稿方式:

《青春在》

投稿邮箱:1751461515@qq.com

编辑微信:houjiandwx

《花间醉酒》

投稿邮箱:103512373@qq.com

编辑微信:huajianjiuzui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万创加盟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jwcw.com/15215.html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