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登黄鹤楼王之涣(【西部散文选刊】孙晓龙|鹳雀楼上读古今)

登黄鹤楼王之涣 主办《西部散文选刊》编辑部 2021年第93期·总第1009期 也许是自有天意,也许是机缘巧合,中国的四大名楼皆因诗文而出名。岳阳楼实为军事而修建,但却因范仲淹的一篇《岳阳楼…

登黄鹤楼王之涣

主办《西部散文选刊》编辑部
 2021年第93期·总第1009期

也许是自有天意,也许是机缘巧合,中国的四大名楼皆因诗文而出名。
岳阳楼实为军事而修建,但却因范仲淹的一篇《岳阳楼记》,把岳阳楼用文字、文化的量推进了中国的四大名楼之中,让这座古楼和书写它的文章一同流传千古。而滕王阁也是如此,若是没有当年王勃探望被贬父亲的路过和年少轻狂不知谦让,想必后世也无人会知晓“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绝世美景。滕王阁是因为王勃而存在至今,更是因王勃的笔墨而名传天下。四大名楼之一的黄鹤楼或许是占尽了地缘优势,它位居长江之滨,扼守东南西北的交通要道,为其他名楼不可比。当然,人为的力量显得更为重要,因为有了李白、崔颢等大唐诗人,黄鹤楼便一飞冲天,享誉后世。
独居北方黄河之畔的鹳雀楼,它似乎更为简洁、简单,仅仅因一首五言绝句便使得它直上九天云霄,声誉华夏,与其他三座江南名楼同台而立。这就是大唐诗人王之涣的《登鹳雀楼》:
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
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就是这首三岁孩童也能熟读于口的诗句,把鹳雀楼推上了中国四大名楼的位置,把古老的华夏大地上自远古以来其他各种各样的具有非凡意义的名楼远远地抛在了身后。不仅是过去和现在,或许在千年以后依然如此,无楼能够追赶,无楼能够超越。
沿着大唐诗人王之涣千年前的足迹,寻着唐诗的味道,我登上了鹳雀楼的最高处,向着夕阳西下、落日余晖的地方眺望,远方的白日如盘,黄河依旧。
古来人文墨客为鹳雀楼留下的诗歌除了王之涣的《登鹳雀楼》外,其它的也不曾少,但知名度却不高。大唐诗人李益,在王之涣之后也登上了鹳雀楼,留下了“汉家箫鼓空流水,魏国山河半夕阳。”的宝墨。他的笔下也有景有情,或许更为深入,但知名度却远远没有王之涣的《登鹳雀楼》高。或许他的诗歌过于谦逊,过于悲凉,或许他的这首诗也曾在大唐诗星中昙花一现过,也许只是后人的审美观有所不同而已。
沈括的《梦溪笔谈》有记载:“河中府鹳雀楼三层,前瞻中条,下瞰大河。唐人留诗者甚多,惟李益、王之涣、畅当三首能壮其观。”畅当是河东永济人,或许就生活在鹳雀楼旁,耕读之余,抬头就能望见鹳雀楼。他笔下的《登鹳雀楼》和他的名气一样,不曾在大唐诗歌繁盛时期以及后世中出众,而是得益于沈括的《梦溪笔谈》为他留下了名字。他的《登鹳雀楼》一开始就被淹没在泱泱大唐的浩瀚诗海里,至今无法走出来。但他这首诗的艺术境界之高,对鹳雀楼景色的描绘之磅礴大气,却是毋庸置疑的:
迥临飞鸟上,高出世尘间。
天势围平野,河流入断山。
一样的气势,一样的豪迈,也似有意境的深入,但终究没有王之涣那更为深邃的境界和禅意。天时地利人和,机缘巧合等诸多因素促成了成功和失败。时代能造就一个人,造就一批人,但不是也不可能造就每一个人。我们在感慨之余,也为之庆幸,这几位伟大的人物,我们都能在《全唐诗》里遇见,虽然没有深入民间,但也已载入史册。
从古人的诗歌中走出来,登上鹳雀楼的最高处,借着秋日斜阳的光芒,聆听来自千年前的禅音:“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用心灵去瞻仰王之涣笔下“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的绝佳美景。
 
作者简介:
孙晓龙,生于1984年,陕西韩城人,毕业于湖南农业大学。现为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会员、陕西韩城市作家协会会员、国际诗词协会会员。
曾在《西部散文选刊》、《韩城作家》等杂志报刊发表多篇散文。其中散文《九天阊阖大明宫》荣获“中国当代散文精选300篇全国大赛”三等奖,并入选散文集《中国当代散文精选300篇》。诗歌《那年,那个季节》、《十年匆匆》入选《作家出版社》出版的《难忘的时光》诗集。
《西部散文选刊》近期目录
《西部散文选刊》2021年第1期目录《西部散文选刊》2021年总目录《西部散文选刊》2020年第7期目录《西部散文选刊》2020年第8期目录
《西部散文选刊》2020年第9期目录
《西部散文选刊》2020年第10期目录
《西部散文选刊》2020年第11期目录
《西部散文选刊》2020年第12期目录 投稿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编辑: 塔双江  图片: 网络(侵删)
编审: 塔双江

扫描二维码
关注我们
查阅更多内

登黄鹤楼王之涣相关文章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万创加盟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jwcw.com/16364.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