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加盟头条

赵勇 | {出圈} 蒲蒲兰x宝宝知道公益讲座:如何让孩子走近经典

蒲蒲兰x宝宝知道公益讲座
如何让孩子走近经典
做这场公益讲座应该是“出圈”之举,而我当时之所以二话不说,答应下来,其实需要从16年前的一封来信说起。
2004年4月的一天,我收到一位名叫卢芳的陌生读者的来信。打开瞧,见钢笔字写得秀气工整,用了整整两页信纸,说的是在“北图”读我博士论文的感受。其中既有我那篇论文引发出来的问题,也有她自己的一些困惑,乃至信末有了“学术为何,何为学术”的疑问。我看后一是感动,觉得都这年月了,居然还有人在“北图”细读我的论文(当时书还没有出版);二是她的困惑也让我深思,觉得有必要对她信中提出的问题认真作答。
于是我回了一封近五千字的长信。
此信先是在《粤海风》杂志发表,后来《法兰克福学派内外:知识分子与大众文化》成书时,我又将其作为附录之一,与另一封我写给学生的八九千字长信放在一起,让它再度面世了。记得我欲让此信进入拙著时,曾想把她的原信一并公之于众,但翻箱倒柜找半天,也没寻到原件,只好作罢,
2017年9月,办公室搬家,忽然发现那封信埋在抽屉深处,不由得大喜过望。于是我立刻把它扫描出来,又想着让它物归原主,便找到卢芳手机号,试着发短信联系。因她久未回复,又给她发了一个邮件:
卢芳好!
刚才通过当年你留给我的手机号发一短信:“卢芳,我是赵勇,久未联系,试着用你以前的手机号联系一下,说个事情。如未换号,请加我微信,微信号即为我的手机号。”因未见你回复,估计是换号了吧。
我去年出版《法兰克福学派:知识分子与大众文化》一书,把我当年回复你的信作为附录收在了书里。
最近办公室搬家,发现了你当年写的那封信。也算是“历史文物”了,我便扫描出来,可返给你,哈哈。
短信中所要说的事情就是这个。
这个邮箱也不知你是否还在用,也试试。
祝:好!
赵勇
很快,卢芳加了我微信。她很欣喜,我也很感慨。见我转去了书信图片,她说:“真是历史文物了……难得您还收着。现在离学术真是越来越远了,惭愧。”我说:“远离学术或许是件好事情。”随后她说她在一家儿童出版公司就职,我则跟她解释,书信发表时隐去了她的名字,进入书中则恢复了原貌。她说:“嗯嗯,没有问题,您对一个素昧平生的学生平等真诚地交流看法,我内心非常感佩!”我则说:“要谢谢你。因为我认真对待并写成相当于文章的书信不多,是你的来信触动了我。”
然后她又感慨道:“现在看到自己那句‘何为学术,学术为何’觉得何等鲁莽!如今在俗世沉浮,茫茫然不可终日,才意识到那些看上去无用的学术、思辨,也许就是人类真正的精神家园,我好像已经很难寻其门而入了。但始终有人在那里坚守,总是会有微光和希望吧!谢谢您!”
我回复道:“做任何事情都需要有情怀的人,愿你‘不忘初心’,哈哈。”
聊天到此戛然而止,然后我们仿佛就相忘于江湖了。
今年8月中旬,卢芳突然发来微信:“赵老师好,好久不见,这次冒昧联系您,因为看公号里您跟中学生分享路遥作品觉得特别好,我也很好奇现在的孩子以什么方式走进现当代经典文本。蒲蒲兰9月开学季想策划一系列在线讲座,针对中小学家长,邀请语文教育领域的老师来分享阅读的价值。我就想,能不能邀请您来讲讲经典文本的阅读意义,以及怎么帮助孩子走进经典阅读。您把儿子培养得那么优秀,从一个父亲的角度,一定也有很多心得吧……。”
我不假思索地答复:“卢芳好,应该没什么问题,蒲蒲兰是什么东东?”
她上了个“哈哈哈”的表情包,然后解释:“就是我现在供职的出版公司:蒲蒲兰绘本馆。”
往来几个回合后,我才弄清楚蒲蒲兰的本来面目,也才知道她现在已是童书出版公司蒲蒲兰文化品牌的负责人了。
她说:“我太不好意思了,一张口就是给您派活儿。”
我说:“哈哈,我就是个干活儿的。当然,也主要是我们有交情,且有些年头了。昨晚超星名师讲坛约我导读赵树理,我就不太客气。”
聊着聊着,她发来了开学季的这个策划方案。过了些日子,她又让我报题目,列提纲,推荐十本书。我根据她希望我讲的内容,提供了如下信息:
题目:如何让孩子走近经典
提纲:
1.从王财贵的儿童读经教育与我们编写高中语文教材的经验教训谈起。
2.当前中小学教材存在的问题(如文言文数量少、鲁迅作品减少等)与中小学生的阅读现状。
3.文学经典的价值与中小学生尽早阅读文学经典的必要性与可能性。
4.本人作为家长培养孩子早早接触文学经典的心得体会。
5.如何走出孩子不爱读文学经典的困境。
推荐十本书:
《世说新语》
《古文观止》
雨果:《悲惨世界》
海明威:《老人与海》
杰克·伦敦:《热爱生命》
大仲马:《基督山伯爵》
路遥:《平凡的世界》
鲁迅:《朝花夕拾》
孙犁散文
史铁生散文
汪曾祺的小说与散文
朱自清:《经典常谈》
卡尔维诺:《为什么读经典》
今天准备讲稿PPT,我问卢芳:这是个什么性质的讲座,要不我用公号推送一下?但推送的话,我得从猿到人,如实招来。把你那封信放出来,如何?她说:您能推送那是再好不过了,我都不敢跟您开口。放上信也没关系。昨天已经开讲,我们好几个平台都在现场直播,在线人数多达22万。
艾玛!22万!听到这个庞大的收看数字,我顿时就吓瘫了。
2020年9月12日星期六
“大语文时代”已经来临:
语文成拉分王,你的孩子学对了吗?
蒲蒲兰6堂校长名师公开课
绘本读了那么多,还是不认字?
幼小衔接,只是识字量的问题吗?
阅读量大,就会写作了吗?
后浪的时代,还需要读经典吗?
书目满天飞,孩子时间有限,怎样才能选对书?
除了给孩子报班,家庭能提供怎样的阅读支持?
……
大语文时代,
如何帮助孩子提升综合素养,
适应部编版语文教育的要求,打好基础顺利“接轨”成了许多家长的焦虑点,蒲蒲兰携手宝宝知道
一起推出【宝贝上学啦】
邀请教育界专家为家长们“号脉出招”。
· 活动背景:
教育部通知:2019年秋季新学期开始,全国所有中小学生的语文、历史、道德与法治都陆续使用统一部编版教材,这预示着“大语文时代”的来临。“大语文”时代核心素养,包括语言文字认知、文学常识、传统文化素养、阅读理解能力、写作能力等在内,尤其增加大量课外阅读要求,更加注重培养孩子文史哲艺的综合素养。
死读课本的年代已经过去,课内外结合是必经之路。功利地讲,阅读是为孩子后续的升学考试做准备;从非功利角度,阅读能让孩子滋养心灵、开阔眼界,养成终身学习力,并拥有幸福一生的能力。16年来,蒲蒲兰一直坚持传播阅读,让孩子拥有幸福人生而努力。本次蒲蒲兰携手全国各地校长名师、阅读推广人,和您一起聊聊“大语文时代,孩子学对了吗?”。
直接入群免费看直播
·活动内容+讲师邀请:
1
9月11日周五19:00-20:00
第一课·视频直播
孩子即将幼升小了,
父母应该教孩子些什么呢?
应该怎样教孩子呢?
应该如何消除
孩子对新的学校生活的恐惧心理呢?
袁晓峰老师将和大家分享开学第一课,并开出十本书单~!绘本阅读应该直抵儿童的内心世界,激起儿童情感、思想、价值观上的共鸣,使他们感受到自己获得了新的、内在的精神生命。
2
9月12日周六19:00-20:00
第二课·视频直播
小学阶段,对于孩子的写作能力要求尤其重视。矛盾的是,孩子写作文时不知道写什么、怎么写。写作文的本质就是表达、输出。输出的内容从哪里来呢?一方面是生活的感受,另一方面是阅读。
周其星老师首倡在自己的课堂上,让孩子们自由编写充满创意的词语故事,写得精彩的可以读给大家听,然后遴选演员上台表演。
作为一线的教育工作者,我们想请周老师聊聊,小学阶段的孩子,如何开始写作能力培养?
3
9月13日周日10:00-11:00
第三课·视频直播
后浪的时代,我们还有必要让孩子接触诸如:孔孟、老舍、冰心、朱自清等经典名著吗?经典名著能给孩子带来什么?该如何帮助中小学生阅读这些经典文本?如何解决孩子不爱读经典的困境?
我们有请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赵勇老师聊聊如何让孩子走进经典。
4
9月18日周五19:00-20:00
第四课·视频直播
张贵勇老师曾说过:语文书完成了我最初的阅读启蒙。硕士毕业后,张老师进入教育行业,2005年当了爸爸之后,开始大量阅读绘本,每天给孩子读故事。
本次直播课中,张老师将结合自己的育儿实例,说说小学阶段,家长如何陪伴孩子开展绘本阅读呢?小学高年级的孩子就不需要绘本阅读吗?
5
9月21日周一19:00-120:00
第五课·视频直播
新的大语文时代,对于孩子综合能力指标体系有什么新的考量呢?语文教育的走向有什么新的变化?抛开考试不谈,学好语文有什么用?很多孩子语文学不好,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蒲蒲兰特别邀请曾担任清华附小副校长、全国语文特级教师李怀源分享了他对教育以及语文学习的思考,聊聊语文教育的重要性,说明为什么在新的“大语文时代”,阅读会如此重要?
6
9月23日周三19:00-20:00
第六课·视频直播
张祖庆老师是全国著名特级教师,儿童阅读推广人,张老师被誉为小语界的“多面手”,一贯致力于儿童阅读与写作研究,在作文教学、阅读教学、班级读书会等领域均有独到的思考与探索。
张老师曾说过,因为阅读在考试中的特殊地位,一线语文老师,难免冀望通过几本所谓必读书的阅读,立马提升学生的成绩。正如资深儿童阅读推广人林文宝老师说的,“阅读这件事,如果方向错了,越用力,伤害越大。”
我们特请张老师聊聊语文教育中阅读的价值,了解为什么“沉浸式阅读”是儿童母语教育的必经之路。
·公益课程怎么观看呢?
免费公益观看
直接入群了解更多信息
获取名师推荐十本书单福利
若无法入群联系微信
13269920132蒲蒲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万创加盟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jwcw.com/8879.html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