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日记

如能再活一辈子

1

发布于 2023-01-09 09:00

一位幽默作家答复了最难回答的问题。日前有人问我,如果我能从头再活一辈子,可有什么地方愿加改变?没有,我回答说,但是我随后又想:如果我从头再活一辈子,我会少说多听。我会请朋友们来家吃饭,哪怕地毯有污痕,沙发褪了色。我会好整以暇地静聆爷爷回忆他年轻时的一切。我决不再坚持夏天关闭汽车窗...

阅读(1)

故乡的野菜

1

发布于 2023-01-09 06:00

我的故乡不止一个,凡我住过的地方都是故乡。故乡对于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情分,只因钓于斯游于斯的关系,朝夕会面,遂成相识,正如乡村里的邻舍一样,虽然不是亲属,别后有时也要想念到他。我在浙东住过十几年,南京东京都住过六年,这都是我的故乡,现在住在北京,于是北京就成我的家乡了。日前我的妻...

阅读(1)

为了忘却的纪念

1

发布于 2023-01-08 18:48

一我早已想写一点文字,来纪念几个青年的作家。这并非为了别的,只因为两年以来,悲愤总时时来袭击我的心,至今没有停止,我很想借此算是竦身一摇,将悲哀摆脱,给自己轻松一下,照直说,就是我倒要将他们忘却了。两年前的此时,即一九三一年的二月七日夜或八日晨,是我们的五个青年作家同时遇害的时候...

阅读(1)

清贫

1

发布于 2023-01-08 15:00

我从事革命斗争,已经十余年了。在这长期的奋斗中,我一向是过着朴素的生活,从没有奢侈过。经手的款项,总在数百万元,但为革命而筹集的金钱,是一点一滴地用之于革命事业。这在国民党的伟人们看来,颇似奇迹,或认为夸张,而矜持不苟,舍己为公,却是每个共产党员具备的美德。所以,如果有人问我身边...

阅读(1)

疫情期间的生活

1

发布于 2023-01-08 12:00

元月29日,农历正月初五,我在老家陪母亲吃完晚饭后,因为有事情等着处理,便连夜驱车赶回工作单位。原本打算快刀斩乱麻,用最短的时间把事情处理完毕,然后再返回老家继续过完剩下的两天春节假期。没成想,新冠肺炎疫情这时候在全国各地迅速蔓延开来,我所生活工作的城市也启动了应急程序,开始执行...

阅读(1)

劳动使我快乐

1

发布于 2023-01-08 09:00

星期一早上走进办公楼,映在眼帘的是走廊上满地白色粉末,我不由得“哎呀”了一声,因为实在太脏了。问了问后勤办公室的一个哥哥才知道是前一天刮墙皮了,工作人员刮完墙皮没打扫卫生。我的第一反应是要把走廊清理干净。我快速走到我的办公室,打开门把随身的包放到桌上,然后...

阅读(1)

落花生

1

发布于 2023-01-08 06:00

我们屋后有半亩隙地。母亲说:“让它荒芜着怪可惜,既然你们那么爱吃花生,就辟来做花生园罢。”我们几姐弟和几个小丫头都很喜欢——买种的买种,动土的动土,灌园的灌园;过不了几个月,居然收获了!妈妈说:“今晚我们可以做一个收获节...

阅读(1)

感恩老师

1

发布于 2023-01-07 18:48

有人说老师像蜡烛,燃烧自己照亮别人;有人说老师像春蚕,在自己生命最后一刻,仍无私奉献着;有人说老师像母亲,不管我们离家多远,也走不出那关心和期待的目光…而我说老师像园丁,在哺育着我们一代又一代调皮的花儿,在炎炎夏日为我们遮阳,在秋雨连绵时,为我们挡雨,在您的呵护中,...

阅读(1)

合欢树

1

发布于 2023-01-07 15:00

10岁那年,我在一次作文比赛中得了第一。母亲那时候还年轻,急着跟我说她自己,说她小时候的作文作得还要好,老师甚至不相信那么好的文章会是她写的。“老师找到家来问,是不是家里的大人帮了忙。我那时可能还不到10岁呢。”我听得扫兴,故意笑:“可能?什么...

阅读(1)

一件小事(鲁迅)

1

发布于 2023-01-07 12:00

我从乡下跑到京城里,一转眼已经六年了。其间耳闻目睹的所谓国家大事,算起来也很不少;但在我心里,都不留什么痕迹,倘要我寻出这些事的影响来说,便只是增长了我的坏脾气——老实说,便是教我一天比一天的看不起人。但有一件小事,却于我有意义,将我从坏脾气里拖开,使我至...

阅读(1)